原本有十方诸佛诵经渡化武则天,天降祥瑞之时,但随着姣儿打开了人皮盒子,刹那之间又是乌云压境,并且头顶上还出现了一个巨大的乌云漩涡。<-》

  人皮盒子从姣儿的手中飞出,飞向了漩涡之中。

  姣儿冷笑道:“袁国师,你想让我死?做梦!既然我已无还手之力,那么大家一起死!”

  她刚说到这里,从漩涡之中发出一股巨大的引力,先天罡气,与魁星之王二人犹如被一块巨大的磁铁吸引,飞向漩涡。

  小黑与叶子暄,八尾小黑与姣儿也一起飞向漩涡。首发阴阳手眼61

  与此同时,我也感觉一股巨大的引力吸来,向漩涡飞去,越飞越快,当靠近漩涡时,才发现吸我们并非是漩涡,而是漩涡中心的人皮盒子。

  此时我也终于看清了人皮盒子之中,到底有什么,是人,没错,人皮盒子之中,是无穷无尽的人。

  不过他们就像近边地狱之中的人,努力想脱离苦海一般,想往盒子外逃,但是怎么也逃不出来……

  我也终于明白这个人皮盒子,其实是人们的**化身,接着眼前一黑……

  再次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睡在一个荷花池旁边的一个长椅上。

  我揉了揉眼睛,看了看面前的荷花池。

  荷花开的正好,白白的一片片,在绿叶中显得很美,阳光很好,秋风习习,蜻蜓飞来飞去,一幅山水画一般的意境。

  一时之间想不起自己怎么会在这里,我不禁拍了拍脑袋,想着能记起什么,但是依然没有记起,直到看到手中的简历,才想起我失业之后,要去人才市场找工作的。

  但是找了几天,也没找到合适的,心情极其郁闷,听说在人才市场附近的一个很大的公园:紫荆山公园有荷花节,所以过来散散心。

  但是在这荷花池边有一个长凳,往这里一坐,竟然睡了一觉,睡醒之后,果然神清气爽。

  然而神清气爽之后,还是要找工作的,再找不到工作,天桥下面就是我的家。

  我一时有些叹气,虽然我并非玉树临风,但也一幅忠厚老实之像,怎么就找不到工作呢?

  看了看四周别人拖家带口的赏荷花,心中又是一阵失落。

  今天不用去找工作了,现在已经下午,找到一个适合住的地方才最重要。

  我穿过人群,走出紫荆山大园的门,突然听到有人叫子龙大师。

  子龙大师?我无奈地笑了笑,我叫赵大龙,为何不叫赵子龙?要不然别人也可以叫我子龙大师。算了,既然无上天眷顾我赵大龙,还是先找睡觉的地方吧。

  想到这里正要走,却看到一个中年汉子拦住了我的去路:“子龙大师,我叫你的名字,你怎么就不应呢?”

  我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个男人,然后说:“大哥,你认错人了吧?我叫赵大龙,怎么成了子龙大师?再说我也不认识你,你是……”

  “子龙大师,我是老刚啊。”中年男人笑着说。首发阴阳手眼61

  “老钢?”我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是谁,便问:“我还是没想起来。”

  “你真是贵人多忘事,我媳妇刚刚生了,生了个闺女,长的可像铜花,村里人说是铜花投胎,投到我媳妇肚子里了,他们想咋说就咋说,反正我挺喜欢我家闺女的,现在就是坐车来市里给媳妇买些补品,让闺女吃奶时也补一补。”

  老钢?媳妇?生子?铜花?我依然毫无印像。

  “子龙大师,你真的忘了吗?你那时去我家,是从紫荆山公园去我们那里,我刚好来这里坐车准备往家赶时就看到了你。”

  我依然没印象,这时老钢说:“公交车到了,子龙大题,我先走了,随后再拜访你。”

  看着他在公交车上还与我摆手,我不禁暗想:“大白天的,哪来的神经病!”

  看着老钢离开,我很快又回到现实,就是我要住哪里。

  这时手机响了,一个电话打了过来,我摁下接听键,里面传来一个女声:“请问是赵先生吗?”

  “你是……”

  “我是中原拖拉机厂人力资源处的燕熙,现在告诉你,你已经应聘上了我们公司的公关经理的职务,请你现在过来报道。”

  我不禁想起前几天确实有投过这份简历,没想到我竟然应聘成功,刚才的郁闷一扫而光,急忙说:“我现在马上去!”

  根据地址,我坐上公交车来到中原拖拉机厂,是在西郊老工业区。

  门口一个保安,我说明了来意,他让我等一下,然后打了一个电话叫出燕熙。

  不多时,一个女人走了出来,她来到我面前笑了笑:“子龙大师,好啊!”

  我不禁愣住了,又一个人叫我子龙大师?不过还是随口应了。

  她把我带到一间办公室,然后说:“你是公关经理,下面有几个公关科员,你认识一下。”

  公关科员是清一色的女孩,正坐在电脑前,一个女孩说:“子龙大师,我是杨晨。”

  还有一个女孩说:“子龙大师,我是小慧。”

  我感觉这名字似曾相识,却又想不明白我在哪里听过。

  就在这时,一个中年女人走了进来,燕熙说:“子龙大师,这位是曾佳,是这里的老员工了,现在调到这里,做你的秘书,她对于政府方面的人脉很熟悉。”

  随后我回到自己单独的办公室,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她们仿佛都认识我似的?难道是我长的太帅,已经名传全城了吗?

  不过还没有想明白,燕熙便又给我安排了单人宿舍,并对我说:“子龙大师,我们这里和平时期生产拖拉机,一但战时马上就会生产坦克,因此,不论是农场场主,还是政府单位,都要打下良好的关系。”首发阴阳手眼61

  我点了点头然后问了一句:“你认识我吗?”

  燕熙笑了笑,并没有回答,只是说:“子龙大师,你一会好好休息,明天正式上班。”

  我放下行李之后,收拾了一下房间,心中大喜,准备出去熟悉一下周围的环境。

  我刚走出门外,一个开出租车的司机停在我身边:“子龙大师,要去北环吗?”

  我看了看他,依然不认识:“你是……”

  “我是大飞啊,子龙大师!”

  子龙大师,又是子龙大师,我感觉很qiguài,他们为什么总是认识我,而我不认识他们?

  想到这里,我一边上了车一边说:“好吧,去北环。”

  我想问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是大飞却滔滔不绝,根本不容许我说话。

  他说他每天下午下班都会来接杨晨下班,就这样一直到北环,我也没有插得上嘴。

  我下了车,然后给他钱,他却不要,油门一发动,就跑了。

  这里是北环与文化路交叉口,人永远那么多,但也永远那么繁华。

  我突然感觉这里也似曾相识,但依然像别人为什么叫我子龙大师yiyàng,我始终想不明白。

  突然之间一个人擦着我的身子匆匆跑过,差点把我撞倒,我暗想这人怎么这么没礼貌,也不说一声对不起,但接着又看到一群人拿着黑鹰一边追一边说:“别让他跑了,他手中拿着那把神尺,我们一定要拿到!”

  这群人还没有走多远,又一群拿着大唐刀的人直接拦住了拿黑鹰的人说:“那把尺子是我们的,你们回家吧。”

  大唐刀的人刚说完,又一群拿着军刺也来到他们面前说:“神尺是我们的!”

  三伙人瞬间打了起来。

  好乱的感觉,这些拿黑鹰,拿大唐刀,拿军刺的人又是谁?神尺又是什么?

  这时,旁边有几位看三伙人打架的专家正在向路人讲解。

  一个“专家”说:“现在进丰越来越强大,有警方做靠山。”

  另外一个“专家”反驳:“进丰算个毛,宏兴要是拿到尺子,他们就等着死吧!”

  “现在不是没拿到吗?红中财务的人也开始抢了,如果不是他们,宏兴现在应该早就拿到了。”

  我没有继续看下去,也没有继续听下去,怕那些人伤到我,不由向前继续走去。

  路边有一个极小的小黑猫正在人群中,我走了过去,仔细看了看,目测是被人扔掉的,看样子估计还不会吃东西,我正准备想捡走,一个老太太走了过来,问:“小伙子,你要不要?”

  “哦,你要是想养,你养吧,我怕我养不活。”我说。

  老太太轻轻捡起了小黑猫,离开了这里。

  小黑猫,我感觉我似乎养过一只小黑猫。

  就在这时,我突然觉得我的背包似乎动了一下,不由摸去,竟然摸出一个龟壳,一个黑色的龟壳。

  看到这个龟壳的一瞬间,我感觉脑海中犹如电影倒带一般,瞬间让我记起了许多。

  我终于明白他们为什么叫我子龙大师。

  普通人打开人皮盒子,人们就会失记忆,但武则天打开之后,并不只是忘记记忆那么简单,它还会吞噬人们。

  我记得最后我也被盒子吞噬,但是我现在却站在北环街头,那叶子暄呢,魁星之王,姣儿呢?还有小黑?

  难不成刚才那个就是小黑,结果被我轻易的就送人了吗?

  我一时之间无比的失望,刚早到工作的喜悦一点也没剩下,只感觉天旋地转,无比悲伤,曾经的小伙伴在哪里?

  突然我的手机响了,我又摁下接听键,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传来:“大龙吗?我就在你身后!”

  是他,我急忙回头,除了他之外,在他的肩膀上,还有一只七尾黑猫。

  小黑,原来你在这里。

  我不由欣喜若狂地向他们跑去,我知道,武则天已经过去了,但那把尺子还没有完,手眼也没有完……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阴阳手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拉风熊猫Luck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拉风熊猫Luck并收藏阴阳手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