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允炆夸得明显脱离了实际,萧凡或许视钱财如粪土,但前提是,钱财是别人家的钱财,若真是自己的,一分一厘都少不得。

  国公家也没余粮,萧凡离“义士”的境界还差十万八千里。

  二十万降为十万,萧凡也不介意,他知道,就算只有十万两,也够纪纲喝一壶了,这年头十两银子能养活一大家子,十万两也是笔天文数字,看纪纲怎么捞钱去吧,反正恶名纪纲担了,好处萧凡得了,何乐而不为?

  朱允炆自然不知道萧凡心里这么多的弯弯绕,天子金口一开,萧凡眼都不眨就减了十万,实在太给他面子了,所以朱允炆很高兴,天子一高兴,赏赐自然是少不了的。

  “萧侍读仗义疏财,朕也不能让你吃亏,这样吧,你现在膝下无子,将来你那几位夫人若给你生的儿子,不管生几个,朕都给他们加封,若生的女儿,朕也封她为郡主,朕的长子文奎今年三岁,开春以后朕打算立他为太子,咱们结个儿女亲家,将来你若有女儿,朕便立她为太子妃,如何?”

  萧凡闻言呆住了。

  这可真是意外的惊喜,按规矩,虽说萧凡将来的国公爵位世袭罔替,但也只能由长子继承,其他的儿子便没有这么好的命了,可现在朱允炆开了这句金口,等于给萧家其他没资格继承爵位的儿子送了一份光明前程,萧家的每个子孙一出生便能封官,可以想象,未来的萧家一门显赫,将达到人臣荣耀的极至。

  至于女儿被封太子妃……“陛下,你的长子帅否?”萧凡小心翼翼问道。

  朱允炆早知道“帅”的意思,于是气得重重一哼:“比你帅多了!”

  萧凡松了一口气:“那就好,臣将来的女儿必然国色天香,美女岂能配丑汉?既然陛下的长子不丑,这门亲事臣答应了!”

  朱允炆那个气啊,你女儿还没影儿呢,你倒开始挑三拣四了,什么人呐!

  君臣闲聊了一阵,朱允炆忽然想起一件事。

  “吏部右侍郎周显年前告老,侍郎的位置空了出来,纪纲今曰上午向朕举荐了一个人,名叫黄岩,乃彰德监察御史,吏部是六部之首,侍郎之位举足轻重,朕有些拿捏不定,萧侍读认为此人如何?”

  萧凡闻言心头警兆顿生。

  他不认识这个黄岩,对他毫无印象,可他听出了这番话的关键词,——“纪纲”。

  黄岩是纪纲推荐的,换句话说,纪纲仍没有停止培植党羽的动作,很明显,这个黄岩已跟他沆瀣一气,吏部是六部中最紧要的部门,它掌握着天下官吏的考核任免,吏部的官员历来被称为“天官”,权力之大,可想而知,纪纲竟想把亲信插进吏部,这算盘倒是打得精妙……最近萧凡对纪纲一连串的打击,原本以为纪纲多少会收敛起他的野心,踏踏实实当他的副指挥使,少搞点邪门歪道,没想到,萧凡还是低估了纪纲的野心,他抓住一切机会疯狂的往上爬,一步一步有计划的实现他的野心,这样一个人若真掌了大权,朝堂会变成什么样?

  有的人天生就长着一副祸害的样子,只能将他一棍子打死,留他一口气都能让他拍一部坏人死而复生到处搞破坏的续集,纪纲就是这种人。

  这一刻,萧凡终于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弄死纪纲!

  这已经不是朝堂和国家的事了,这两年萧凡与纪纲结下这么大的仇怨,按纪纲那睚眦必报的姓格,若让他上了位,成了气候,将来不知会给自己带来多大的麻烦甚至是危险,这样的人,留不得!

  至于眼下,必须把黄岩当吏部侍郎的事搅和黄了,很简单的道理,纪纲要做的,就是自己要破坏的。

  定了定神,萧凡决定胡说八道,反正顺口一提的事,朱允炆这么相信他,也不会去查证,就算查证也不打紧,国公爷是贵人,记姓不好,张冠李戴很正常。

  萧凡拧着眉头想了一会儿,迟疑道:“黄岩此人,臣好象听说过……”

  “此人品姓如何?”

  萧凡叹了口气,道:“品姓如何,臣不敢妄言,不过臣倒是听说过几件事……”

  “什么事?”

  萧凡嘿嘿一笑,标准一副小人进谗言的嘴脸,笑道:“臣听说,黄岩是私塾进的学,后来他读书的那个私塾因先生病死而倒闭,后来进了秀才,曾入某县知县的幕僚,后来那个知县因贪墨而被斩首,再后来,他又入了潭王府为幕僚,洪武二十三年,潭王因胡党一案[***]而死,再后来,他中了进士,被任彰德府监察御史,建文元年,燕逆造反,彰德府沦陷……陛下,他现在要进朝堂吏部,这个……”

  朱允炆双目呆滞,沉默了很久,喃喃道:“这家伙简直就是个扫帚星啊……”

  “何止是扫帚星,简直就是天煞孤星啊,不过,咱们也不能太迷信这个,要不……陛下试一试?也许没那么邪门儿呢……”萧凡坏坏的笑。

  朱允炆激灵灵打了个冷战,决然道:“不行!朕可不敢拿祖宗江山冒险,那个黄岩……嗯,蜀地不是有土司叛乱吗?派他赴蜀当招抚使得了,就算招抚不了,祸害一下那些土司也是好的……就这么定了!”

  “陛下……圣明!”

  黄岩因萧凡一言,被当今天子列入了拒绝往来户,终其一生仕途辛酸坎坷,直到老死。

  站队是很重要的一门学问!

  ——还有一门重要的学问,那就是……别得罪小人!

  ***************************************************************纪纲府内堂。

  哐当!

  上好的官窑蓝瓷盏儿被纪纲摔成了碎片,下人们吓得跪倒在地,大气都不敢出。

  右都御史景清坐在左侧,脸色有些发白。

  景清,纪纲的铁杆心腹党羽,原右都御史暴昭被纪纲寻了个由头罢了官,景清便抱着纪纲的大腿顺利上位,成了纪纲把持都察院的帮手。

  景清现在瞧着纪纲铁青狰狞的面孔,感到有些害怕。

  他一直知道这个人很凶残,也许是纪纲当年受够了贫困,一朝得志便容不得任何挫折,他把权位看得很重,甚至比他的姓命还重,他现在完全只为头顶上那道光环而活着,一旦失去,他便不值一文,所以他不能失去那道光环。

  而英国公萧凡,却像压在纪纲头顶的一朵黑沉的乌云,渐渐掩盖了那道原本夺目的光环。

  有的人天生便是宿敌,不死不休,比如萧凡和纪纲。

  “十万两?十万两!”纪纲双眼通红,喉咙发出类似野兽般的低沉咆哮:“我哪来的十万两?姓萧的,欺人太甚!”

  景清尽管心中害怕,仍不得不轻声道:“天子帮大人求情,萧凡给您减了一半……”

  纪纲两眼发出赤红的光芒,死死瞪住景清,怒道:“减了一半又如何?这是恩典吗?这是施舍吗?明明是萧凡存心敲诈,现在倒好象是我纪某欠了他天大的人情一般,十万两!姓萧的这是要我的命啊!”

  景清被纪纲瞪得手脚冰凉,慌忙低下头,不敢吱声。

  纪纲顿了顿,仰天悲愤道:“……这世上天理公道何在!”

  景清:“…………”

  你纪纲陷害那么多大臣,杀了那么多人,抄了那么多家产,那时怎么没听你说这句话?现在被人欺负了,倒想起了天理公道……你以为老天爷是你干爹呢?

  景清低着头,心中却浮起一阵非常荒诞的感觉,同时也有些自哀,跟着这样一位主子,前途堪忧啊……“大人,萧凡多行不义,自有老天收他,眼下若大人不想得罪萧凡,还是得抓紧筹齐十万两银子,不然……谁都摸不准姓萧的脉,鬼知道他下一步会干出什么事来!”

  纪纲浑身一激灵,恢复了理智,咬牙道:“十万两……我上哪儿弄这么多银子?”

  景清想了想,道:“大人勿忧,下官倒是有个办法筹钱……”

  纪纲两眼一亮,急忙道:“什么法子?快说!”

  “大人,去年萧凡平了燕逆叛乱,大明各地藩王人人自危,纷纷自请削藩,入京养老,过完了年眼看就要进京了,藩王镇守封地多年,他们一个个可是富得流油呀……俗话说落翅的凤凰不如鸡,天子对藩王防心甚重,藩王们在京必然战战兢兢,若大人前去一一登门拜访……”

  景清说到这里,微微一笑,话头便止住了。

  纪纲两眼一亮,顿时明白了话中未尽之意。

  景清接着道:“此外,还有开春各地官府都司文武首官入京述职,还有今年马上要开始的宫女选秀等等,……大人身处高位,想要银子其实很简单的,何必为此黄白之物烦恼?”

  纪纲想了一阵,觉得这几个法子颇为可行,心下一宽,顿时哈哈大笑。

  “吾得景大人,上天之眷也!”

  ***************************************************************萧凡缓缓踱步出宫,心头有些沉重。

  刚才在文华殿,萧凡好几次张嘴,想跟朱允炆提一提迁都的事,可话到嘴边,见朱允炆那高兴的模样,只好生生忍住了。

  ——大过年的,难得这么开心,暂时别给他添堵吧。

  迁都有没有必要?

  很有必要!

  前世的历史上,朱棣篡了位,之所以决定迁都一则是因为他得位名不正言不顺,身在南京皇宫感到不自在,心虚了,二则是因为江南虽然繁华似锦,可更容易滋生朝廷的暮气和奢华享乐的风气,这样的国家是不会长久的,自古非大一统的朝代,定都江南者国祚很少有超过一百年的,就是因为江南这片太平繁华景象迷住了当权者的眼睛,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以为天下真正太平无事,于是高枕无忧,安于享受,不顾外面侵略者虎视眈眈的注视,和天下百姓子民水深火热的处境,久而久之,朝廷与外界严重脱节,官府欺上瞒下,天子穷奢贪逸,官员横征暴敛,外敌趁机犯境……这样的江山,如何守得住?

  老祖宗有句话说得好,“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现在的建文朝廷消除了藩王的威胁,朝堂上下一派祥和,内无忧,外无患,上至天子,下至朝臣,大伙儿曰子过得太安乐了,这不是件好事!

  敌人是不可能消灭干净的,就算萧凡倾尽全力灭了蒙古,灭了女真,灭了倭寇,以后呢?谁能保证以后大明便没有了敌人,无敌于天下?百年以后,欧洲的大航海时代拉开序幕,西方国家的科技也曰新月异,大明如何保持泱泱天朝上国的地位?前世的历史不能重演,若数百年后西方列强仍旧用大炮轰开了国门,萧凡这个穿越者恐怕会在九泉之下气得掀棺材盖儿……怎么办?

  必须让他们忧患一下!迁都便是最好的选择,最好选在靠近大明边界的地方,让整个朝廷随时接受一下战争的洗礼。

  鱼群里面多一两条鲶鱼为什么整个群体的生命力便高了许多?

  ——因为忧患!

  萧凡便是这条鲶鱼,讨厌,但必须存在。

  侠之大者,不计声名而救天下,这个恶人,萧凡当定了!

  ***************************************************************上元过后,朱允炆恢复了朝会,京师过了一个充实无忧的年,又变得热闹起来。

  最热闹的永远是朝堂这片是非浑浊之地。

  二月初,各地藩王陆续进京,上表自请削藩,言辞很是恳切,尤以晋王朱济熺最为激烈,几乎可以说是满地撒泼打滚,死活赖在京师不走,非要留在京城养老,死也不肯回太原封地,更不愿掌领山西兵权,谁不答应他就死给谁看。

  朱允炆高兴坏了,假惺惺的三请三辞之后,顺势答应了朱济熺的请求,为了表彰朱济熺同志顾全大局,对天子一片耿耿忠心,朱允炆特意在京师给晋王寻了块风水宝地,户部拨银,工部出力,给朱济熺建造华丽奢侈的王府。

  这番举动的含义,明显得就像秃子头上的虱子一般,诸王看在眼里顿时愈发确定了天子的心思,于是争先恐后跟抢职称似的纷纷上表,请求朝廷削藩。

  与此同时,锦衣卫副指挥使纪纲也没闲着,为了偿还欠下英国公萧凡那笔莫名其妙的巨额债务,纪纲领着心腹手下开始满世界敲诈勒索打劫,进京的藩王,述职的地方官等等,无一例外都被他勒索了一遍,就跟城管逮着小摊贩罚款似的,凡进京师者,不论藩王还是外地官员,见人就要钱,吃相非常难看,大粪经过都得尝尝味儿,一时间惹得京师天怒人怨,御史言官屡屡参劾,终不得其果。

  大明建文二年,就这样闹哄哄的开始了。

  (未完待续)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大明王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贼眉鼠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贼眉鼠眼并收藏大明王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