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女人推倒的滋味,试过的人肯定不多,不过想一想都会觉得血脉贲张,情动不已。

  这世上终究是男人占了话语权,女人敢做这种逆天举动的实在很稀少,男上位突然变了女上位,这种体验确实太销魂了。

  只可惜萧凡也没体会到那种销魂滋味。

  他醒来的时候,陈莺儿已经完事了,正背对着他穿衣服,滑若凝脂的玉背像一匹毫无瑕疵的上好绸缎,肚兜的红绳在背上勒出一道淡淡的轮廓,显得尤为旖旎动人。

  萧凡呻吟着睁开眼,陈莺儿被背后的响动吓了一跳,像只受了惊的兔子,抱着衣服头也不回便待往房门外跑去,刚跑了两步又停住,此时她上身只穿着一件薄薄的红肚兜儿,下身只着一条月白色的亵裤,这副模样怎么能出去?

  空气仿佛凝结,陈莺儿脸颊还带着几分嫣红的余韵,机械的转过头,便看见萧凡正光着身子躺在床上,眯着眼睛瞧着她。

  “吃完就溜是不道德的……”萧凡幽幽开口。

  陈莺儿眼前一黑,这一刻她真痛恨自己坚强的神经,为什么不干脆晕倒算了?

  沉默许久……“你……你醒了?觉得……觉得怎样?”陈莺儿战战兢兢道。

  “头很痛……”萧凡咧了咧嘴,不用摸都知道,后脑起了一个大包……陈莺儿手足无措,眼泪顿时夺眶而出,不知是害羞还是愧疚。

  “我……我对不起你。”

  萧凡有些恨恨的瞪着她:“你下手也太狠了吧?我不是说了我愿意的吗?干嘛一定要把我打晕?”

  “我……对不起。”陈莺儿羞红着脸只知道说这一句。

  萧凡不自觉的将被角往上提了一下,遮住了自己的一线乍泄春光,然后重重一哼:“你这算是强暴朝廷命官吧?可知该当何罪?”

  陈莺儿流泪摇头,羞愤欲绝。

  想了半晌,萧凡很泄气的垮下肩膀,《大明律》里貌似没有这一条罪名,编这本法律的人估计打死他也想不到朝廷命官会有被强推的悲惨遭遇。

  “算了,估计我是古往今来第一个被……被……”萧凡面孔狠狠抽搐几下,咬牙道:“被……那啥的朝廷命官。”

  萧凡望向陈莺儿,目光很复杂。

  竟然被女人睡了,这种经历从没遇到过,他也不知该怎么处理,想象一下前世无数的影视作品里的受害少女,完事后她们一般啥反应来着?

  坐在床头抱胸嘤嘤哭泣?然后一旁的男人满足的叼着烟搂着她的肩膀,非常没诚意的道:“别哭了,我会负责的……”

  这条不可取,萧凡哭不出,陈莺儿估计也说不出那样的话。

  还有什么反应?忍气吞声,逆来顺受?

  或者……去报官?

  应天知府估计会笑掉大牙,堂堂锦衣卫指挥使在自己家中被残暴少女逆推的光荣事迹会在最短的时间内传遍京师,甚至整个天下,麾下数万锦衣卫从此以后无脸见人,把脑袋夹在裤裆里走路……萧凡想到这里,生生打了个寒噤,——这事儿绝对不能让外人知道,后果太严重了!谁敢说出去,派锦衣卫肃敌高手灭口!必须的!

  目前知情的,除了自己,就只剩眼前这个罪魁祸首了,要不要灭她的口呢?

  萧凡摸着下巴思忖,问题是……灭她哪张口?

  最让他感到悲愤的是,你想睡我就睡嘛,还非得把我打晕了才办事,她倒心满意足了,自己却什么都没享受到,女人都这么自私吗?独乐乐与众乐乐,孰乐?

  挣扎着撑起身子,后脑的剧痛令他一阵龇牙咧嘴。

  陈莺儿见他痛苦的样子,心中一疼,想上前搀扶却又怯怯不敢动弹。

  咬着牙掀开被子,床榻上一朵嫣红的落红赫然在目,如寒梅绽放。

  萧凡再次咧了咧嘴,抬头望向陈莺儿道:“这应该不是我的落红吧?”

  羞愤欲觉的陈莺儿好奇望去,一见之下不由惊羞交加,再也顾不得遮掩胸前的春光,几步抢上前去,娇呼道:“呀!你别看!”

  一具温香软玉白花花的娇躯迎来,萧凡当然不会拒绝,顺势便一把抱住了她,陈莺儿躲避不及,一声惊叫之后便将脑袋埋在他怀里,不敢稍动一下,白皙的脖颈处已泛起一片潮红。

  萧凡轻笑道:“堂堂钦命侯爷,可不能让你白睡了,你难道不想对我负责的吗?”

  陈莺儿俏目紧闭,长长的睫毛急颤,抿着嘴死不开口。

  昨夜做出这样的举动,本是借酒壮胆的结果,现在酒醒了,她才意识到自己的举动多么疯狂,这哪是正常女人能干得出来的事呀,除了装鸵鸟躲在他怀里,她还能说什么?

  触手一片温软芳香,萧凡忍不住心旌激荡,下面的小萧凡抬起头,鬼祟的一颤一颤。

  萧凡搂住她的纤腰,二人顺势在床上一滚,陈莺儿一阵天旋地转,睁开惊惶的双眼,便发现萧凡压着她的娇躯,正似笑非笑的俯视着她。

  “昨晚让你占了便宜,我却什么知觉都没有,这个场子我一定要找回来……”

  陈莺儿羞红着脸,结结巴巴道:“怎……怎么找回来?”

  萧凡不再答她,俯下身对着她的樱唇,以吻封缄所有的废话。

  主厢房内,又传出男女情爱的呻吟纠缠,一阵又一阵……梨花终于压了海棠……不知过了多久,一切又风平浪静。

  一道娇脆慵懒的女声软绵绵的道:“萧凡……”

  “嗯?”

  “咱们……都这样了,你是不是……该去一趟江浦了?”女人无比羞涩。

  “去江浦干嘛?”

  “人家清清白白的女儿身子都给你了,你不打算跟我爹提亲吗?哪怕做你的妾,好歹你也该去打声招呼吧?”

  “啊?”

  “啊什么啊!你把人家歼银了,难道不想对我负责吗?”

  “可,可……事实上,是我被你歼银啊……”

  “那也要提亲!”

  “…………”

  三曰后。

  京师通往江浦县的官道上,一行百余人的骑队慢慢悠悠走着。

  萧凡骑在马上神情迷茫,不自觉的挠挠头,后脑勺儿一阵隐隐作痛,他不由痛苦的咧了咧嘴。

  喝醉酒的女人手劲儿真大,幸亏那天房里的桌上没摆斧头,不然一桩喜事可就变了丧事了。

  此刻他的神情似迷茫又似喜悦,嘴角渐渐勾起一抹迷倒万千少女的浅笑。

  其实被人推倒的滋味,……挺不错的,前提是这个人必须是女人。

  不过他怎么想怎么觉得有种上当的感觉,那天出了房门,看到三位夫人脸上那诡谲莫名的坏笑后,这种感觉尤为清晰强烈……——我该不会被她们当成种马了吧?

  曹毅催马赶了上来,见萧凡一脸迷茫的样子,不由大笑道:“萧老弟,你能不能表现得高兴一点?你这模样像是去提亲的吗?”

  萧凡叹气道:“曹大哥,我只是去提亲而已,又不是去打仗,你有必要叫上一百多个人跟着我吗?”

  “当然有必要,你可是堂堂锦衣卫指挥使,大明境内数万锦衣卫皆是你的麾下,指挥使大人提亲,一百多个人的排场算什么,已经很低调了。”

  萧凡想了想,确实有道理,摆排场倒是没必要,多叫点人跟着,自己也有安全感,在他的推动下,朝廷实行军制改革,正是初见成效的时候,那些有实力有野心的藩王必然对自己恨得牙根直痒痒,难保不会派人对自己来个刺杀什么的,出行在外多带点人总归没坏处。

  想到藩王,萧凡扭头问道:“最近藩王可有异动?”

  曹毅摇头道:“还是老样子,二十几位藩王其实实力并不大,他们不敢乱来,不论是朝廷削藩的风声还是改革军制的新政,藩王们气怒难免,但却都没什么举动……”

  萧凡皱眉道:“按制,藩王所拥兵士不得超过三卫,如此弱小的实力,他们当然不敢做出什么举动,其实朝廷削藩之说,早在先帝时便已喧嚣尘上,时至今曰,他们大概也明白天子的意思了,藩王们都不是傻子,这个非常敏感的时期,他们更不敢有大动作而惹朝廷疑心,他们我倒不担心,我担心的是北边的晋,燕,宁三王,他们封地在大明边境,负有北拒鞑子的重任,先帝特旨允其拥军万众,朝廷削藩能不能成功,主要看这三位王爷的态度……”

  曹毅冷笑道:“晋宁二王并无明显的谋反迹象,至于燕王的态度,那还用问吗?”

  萧凡沉默良久,仰头看着有些阴沉压抑的天空,长长叹息道:“该来的总归会来,天下很快便要动荡不安,战火连天,这个结果无法避免,无法阻止……”

  杂乱的马蹄声中,江浦县那古朴斑驳的城墙赫然在目,看到城门上方两个斗大的“江浦”二字,萧凡禁不住一阵感慨。

  三年过去,重回故土,此刻萧凡心中五味杂陈。

  这个小小的县城,承载过他许多的欢乐,恬然,愤怒和悲伤,他在这里认识朱允炆,认识曹毅,认识太虚,认识画眉……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人全部都在这里认识的,他自己在这里当过商户家的上门女婿,当过酒楼掌柜,甚至当过无家可归的叫花子,对他而言,江浦县更像一个舞台,他在这个舞台上扮演了很多角色,有的角色演出很成功,有的很失败,人生是自己的,可旁人总会给予自己喝彩或嘘声,有多少人是为别人的喝彩而扮演着自己本不喜欢的角色?

  三年前,江浦县一辆破旧的马车,载着一个年轻人平凡无奇的梦想离开,三年后,一个麾下统领数万锦衣卫,爵封侯爷的男子悄然回来,这个男子手握重权,杀伐果断,朝堂之上震慑群臣,名头响彻天下,仅仅三年,旁人三十年都难以企及的高位,他做到了。

  当年一无所有,离开时何等洒脱自如,为何如今鲜衣怒马,扈从如云,却在江浦的城门前徘徊踯躅,久久不敢进城?

  曹毅仰头看着依旧斑驳的城门,然后又盯着萧凡,喟叹道:“当年的穷酸秀才离开时,可曾想到会有今曰权倾一时的显赫风光?”

  萧凡苦笑道:“没想过,当时我只想着混个一官半职,让师父和画眉不饿肚子,不受人欺负……”

  曹毅拍着他的肩膀笑道:“你这也算是无心插柳了,楚霸王曾言‘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如今你已位极人臣,富贵到了极点,正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之时,为何迟迟犹豫,不敢进城?”

  “也许是近乡情怯吧,一切似乎都改变了,可很多东西又似乎没变,古人诗云:物是人非事事休,古人又诗云:桃花依旧笑春风……我都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哪种心绪了。”

  曹毅笑道:“得了,你就别掉文了,你的学问其实比我也高不到哪里去,人都已经到城门口了,难道你打算在这里一直转悠下去吗?别忘了你是来干嘛的……”

  萧凡精神一振,终于抛去了满腔莫名其妙的感怀,狠狠一抽马臀,豪笑道:“我今天是来讨老婆的!走!去提亲!”

  众人齐声大笑,纷纷催马呼啸着进了江浦县城。

  城门口的兵丁见这群人身着飞鱼服,当即便吓得面无人色,哪还敢阻拦盘问,纷纷倒退几步,低着头战战兢兢任由众人打马而入。

  进了城,踏入熟悉的江浦县大街,萧凡禁不住情绪激动。看着人来人往的街头,仍旧那么的温馨自然,这个小城留下了太多的回忆,好的,不好的,纷纷涌进脑海,像个被打开的魔盒,呈现出五彩斑斓的光环。

  激动的看着街上穿梭的人群,萧凡骑在马上忽然扬起马鞭,兴奋大喊道:“江浦的父老乡亲们,我胡汉……咳咳,我萧凡回来了!”

  喧闹繁华的大街顿时为之一静,所有人都扭头楞楞的瞧着马背上的年轻男子和他身后百余名穿着飞鱼服的锦衣校尉,每个人眼神发直,连动作都凝固了…………………………沉默许久,不知是谁忽然大喊一声:“锦衣卫来抄家啦——快跑!”

  轰!

  江浦的百姓跑了无影无踪,大街上比水洗过还干净,连条狗都看不见……萧凡呆楞许久,忽然仰天悲愤道:“这他妈到底是衣锦还乡还是鬼子进村呐?”

  (未完待续)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大明王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贼眉鼠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贼眉鼠眼并收藏大明王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