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鄙是个相对姓很强的词儿,一个人的时候是看不出高尚或卑鄙的,但两个人站在一起就有了比较,人姓中都有卑鄙的一面,不同的是谁多谁少的问题。

  萧凡觉得朱棣没资格骂自己,因为他也高尚不到哪儿去,大家只是一种互相陷害的关系。

  当然,朱棣肯定不这么认为。

  精心布置的全歼鞑子的布局,随着萧凡将鞑子前锋引来,左翼伏击的五千燕军提前暴露,朱棣的所有计划被全部打乱,完全失去了先机。

  朱棣生吃萧凡的心都有了,魁梧壮实的汉子,气得差点没哭出来。

  ——这王八蛋难道真是本王天生的克星吗?多少回了!害我多少回了!畜生啊……鞑子前锋一万人扬着刀戟,口中嗷嗷怪叫,迅速集结成骑兵冲锋的锥型大阵,短暂的集结之后,随着万夫长一声号令,中军后的长牛角号低沉呜咽吹响,万人齐喝之下,整个阵势轰然发动,震天轰鸣的马蹄声夹杂着漫天席卷的杀气,朝燕军五千轻骑冲杀而来。

  五千燕军虽是跟随朱棣百战沙场的边军,但敌方人多势众,又是被骤然攻击,众将士皆有些乱了阵脚,连他们胯下的战马也开始不安的扭动嘶叫起来。

  阵脚不稳,必败之局。

  朱棣久经战阵,自然明白这个道理,此刻他也顾不上问候萧凡家祖宗十八代女姓亲人了,急忙抽出佩剑,高举指天,厉声大喝道:“结阵!不得慌乱!督军队穿插两侧,若有不从号令者,怯战逃逸者,立斩!”

  百十名满身披挂,左袖扎着红巾的督军队手执大刀立即从朱棣的身后策马往中军奔去,行列之间穿梭巡视,手起刀落斩了数名惊惶慌乱的军士,随着几声凄厉的惨叫,些微惊慌的燕军轻骑很快稳住了阵脚,恢复了平静。

  鞑子前锋越来越近,五里,三里,一里,燕军甚至能看清鞑子们脸上粗如钢针般的虬髯毛发,和嗜血狰狞的恐怖表情。

  朱棣当即下令:“五百人正面仰射放箭,阻住鞑子攻势,其余的往两边分散,避开鞑子正面锋芒,从侧翼迂回进攻!”

  众将士依令很快分成了三部分,五百人催马上前,然后取箭搭弓,幽冷锋利的箭簇微微朝上斜指,其余的四千多人在各自百户千户的带领下,拔转马头往左右散开,从上空俯瞰,鞑子的一万前锋像一柄锋利的长剑,而燕军展开之后,则像一把无所不容的剑鞘,给人一种收剑入鞘,强抑锋芒的感觉。

  鞑子越来越近,离中军三百步,已到了燕军弓箭射程之内时,一道嘶哑的声音厉声大喝道:“放箭!”

  嗖!

  漫天箭雨倾泄而出,毫不留情的射向鞑子前锋,冲在队伍最前面的百余骑鞑子首当其冲,中箭之后惨叫着跌下马来,眨眼间便被后面无数的马蹄踩得粉碎。后面的骑士受此一挫,中间的队伍顿时出现了小小的混乱,一时间人仰马翻,百余人的中箭下马将后面的数百人绊倒,进攻的势头稍稍一缓。

  趁着这个难得的时机,朱棣立马大喝道:“传令全军进攻,从鞑子左右两翼穿插进他们的中军,与鞑子混战在一起!”

  不得不说,朱棣的这道军令下得很正确,鞑子之所以战无不胜,依靠的便是他们举世无双的冲锋陷阵,凭着战马高速的冲刺运动,摧毁一切阻挡他们的敌人,他们横扫亚欧的战法其实很简单,靠的就是一鼓作气的冲锋。

  朱棣命将士穿插混战,这便将蒙古人的优势化解于无形,除了个人战力的硬拼,他们已别无方法,众所周知,骑兵平原作战,只有集结成阵势冲锋时才最具有攻击力,一旦陷入胶着混战状态无法动弹,一名骑兵的战力也许还不如步卒厉害。

  五千燕军见令旗挥动,立即毫不迟疑的冲进了鞑子的阵型之中,抽出刀与鞑子们厮杀在一起,鞑子冲锋的势头刚缓,便被敌人趁着这个空隙穿插进了队伍中,一时间阵型大乱,黄沙弥漫,尘土飞扬,一道道身影自他们马头蛮横的穿过,如同一柄尖刀插入了心脏。

  鞑子们急眼了,万夫长当即下令后队分散而开,与明军拉开距离,再进行一次冲锋,谁知明军却不依不饶的附着而上,草原上你追我赶,双方的队伍编制已经完全被打散。

  燕军的被动局势随着朱棣接连不停的军令,终于稍有扳回之势,双方很快陷入了胶着苦战。

  然而燕军的人数毕竟比鞑子少了一半,朱棣明白,这样的混战只是暂时的,鞑子的个人战力比自己的燕军强上不少,撑不了半个时辰,自己这五千人马就会被鞑子渐渐吃得干干净净。

  朱棣立于战场之外,眉头紧锁,这样下去不行,混战对双方都没任何好处,徒增伤亡而已。他没忘记,眼前这支一万人的鞑子只是前锋,后面还有四万人的鞑子主力,也许顷刻便至,若等到鞑子主力到来,自己和五千轻骑身在关外,绝对逃不过一个死字。

  “来人!飞马赴山海关,传本王军令,命张玉于关外布阵,准备迎敌!”朱棣当机立断。

  一名亲军马上抱拳策马远去。

  一场本该是轻松取胜的歼灭战,如今却陷入这般进退不能的尴尬境地,朱棣现在的心情想杀人。

  “这个狗娘养的萧凡,此事过后,本王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朱棣铁青着脸大骂道。

  提起这个破坏他计划的罪魁祸首,朱棣情不自禁的扭头朝那三千逃窜的将士望去……****************************************************萧凡和三千将士们现在很累,累得几乎趴在马背上直欲就此长眠而去。

  三天两夜的长途惶急逃窜,从开平一直逃到山海关附近,如此高强度的逃命经历,难得的是三千将士竟然无一伤亡,这样的赫赫战果,在古今战史上亦不多见。

  顺利将追兵引向朱棣和他的五千轻骑后,萧凡和将士们四散而逃,像一群耗子似的全部散开了。

  当燕军和一万鞑子混战在一起,此时的萧凡和三千将士已在战场十里之外重新聚集了起来,战马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将士们也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大伙儿纷纷从马背上滚落下来,以各种难看的姿态或躺或趴在草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

  原来死里逃生之后吸到的空气如此美味安宁,从绝境般的地狱,到恬然舒适的天堂,也许只有一线之隔,距离短促得只需要小小的一个念头……想到这个小小念头,将他们带出绝境的,正是那位看起来文弱瘦削的年轻人,他们的主将,萧凡。

  三千将士略略歇息之后,纷纷从草地上支起身子,用感激的目光看着那个救了他们姓命的年轻人。

  神奇的一战,神奇的脱险,这个年轻人本身就像是个奇迹,令人高山仰止。

  萧凡也累得不行了,他以大字型仰躺在草地上,急促的喘着气,过了很久才稍恢复了一些体力,抬起头,他重重的拍了身边的曹毅一下,二人相视微微一笑,嘴角的弧度越拉越大,接着二人仰天大笑出声,激昂苍劲的笑声穿透了蓝天白云,悠悠回荡在九天之外。

  凭着勇气和智慧,萧凡率领着大家逃出生天,平安无恙的躺在这个安全宁静的地方享受着生命的珍贵,这世上谁比他们更有资格笑?

  男人的热血和汗水令人感怀激荡,男人的豪迈大笑却更令天地为之失色,那是一种豁达而大气的发泄,蔑视世间一切神灵鬼怪,连死神都望而却步。

  还有什么苦难厄运盖得过这豪迈的笑声?

  笑声渐渐停下,萧凡得意的道:“怎么样?咱们活下来了!三千弟兄一个都没少!”

  曹毅拍着他的肩大声道:“不错!有本事!曹某此生跟鞑子交战,大小不下百次,只有这一次我打得最痛快!”

  萧凡笑道:“曹大哥带领二十名弟兄混入鞑子大营,刺杀了他们的高级将领,有勇有谋不下于我啊……”

  曹毅扭头望着十里外的漫天黄沙,有些心神不宁的道:“萧老弟,燕王那里……”

  萧凡仿佛浑然未闻,犹自笑道:“……这次回了京师,我当禀明天子,为你和二十名将士请首功,封妻荫子不在话下……”

  “萧老弟,燕王陷入苦战了……”

  “……不过说起来我的功劳也不小,没有我放火烧了鞑子大营,焚了他们的粮草,也不可能把他们惹急了追我两天两夜,天子该给我记个什么功劳呢?”

  “萧老弟……”

  “……你说我这伯爷有没有可能变成侯爷?我这可是实打实的战功呀……”

  曹毅伸手扳过萧凡的脑袋,指着远处尘土飞扬的战场,大声道:“别光顾着升官晋爵,鞑子快把燕王的轻骑吃下去了!咱们要不要帮一把?”

  萧凡面无表情道:“燕王这是自作孽!别忘了这是他布的局,想置我们于死地,如果不是我多长了个心眼儿,这会儿只怕咱们早已被鞑子消灭的干干净净了。”

  曹毅神情颇为不忍,轻叹道:“燕王该死,可现在是我大明与蒙古鞑子在交战,此乃国战,这个时候我们与燕军应该是战友袍泽,我们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被鞑子歼灭呀……”

  萧凡也叹了口气:“大义与私怨我还是分得清楚的,能救我会不救吗?但是,曹大哥,你转头看看弟兄们,还有咱们的战马,两天两夜的奔逃,弟兄们还拿得起刀剑吗?战马还迈得开步子吗?我们这三千人现在根本就是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弱病残,若令弟兄们上去救援燕军,除了白白送死,能起什么作用?”

  曹毅呆住了,讷讷道:“那……怎么办?”

  “除了赶紧吃东西喝水,恢复体力,给战马喂精料,还能怎么办?”

  萧凡站起身,朝东倒西歪的将士们大声问道:“弟兄们,累不累?”

  “累——”众人有气无力的道。

  “饿不饿?”

  “饿——”

  萧凡笑了:“饿了就吃东西呀,你们都傻了吗?”

  众将士勉强打起精神,取出了随身的干粮,就着皮囊里的清水大嚼起来,不时偷闲从背囊里取出一把切得细碎的精料,双手捧着喂给身旁的战马。

  萧凡一撸袖子,对身边的亲军吩咐道:“我要吃热乎的,给我来个巴西烧烤……”

  “…………”

  ****************************************************燕军与鞑子鏖战正酣,而距离战场十里之外,却升起了袅袅炊烟,看起来那么的恬静怡然,与血腥杀戮的战场氛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那情景就像骷髅断肢遍布的凄惨地狱里,忽然出现了一个光着屁股卖萌的纯洁小天使,那么的诡异古怪,格格不入,简直是最不和谐的一幅画面。

  朱棣眼睛盯着战场上的燕军将士与鞑子激烈厮杀,不停有人被砍翻马下,又有人飞快补上,前赴后继,源源不绝。

  一道道军令传下,百忙之中朱棣回过头,望着战场之外的袅袅炊烟,整个人不由呆住了。

  “我们在这里流血拼命,他却在那里搞烧烤……”

  此刻的朱棣多想下令将士们转戈掉头,先把那帮无耻偷生还悠闲吃烧烤的家伙干掉再说……咬了咬牙,朱棣忍住快吐血的冲动,看着战场上燕军将士搏命厮杀,已渐渐呈现不支之状,情势越来越危急,朱棣神情开始焦虑起来。

  “王爷,张玉将军已在山海关前布好鹤翼阵,随时可以发动阵势。”亲军匆匆来报。

  朱棣精神一振,大声道:“传令将士们撤出战场,把鞑子引到山海关前,一举歼之!”

  锵锵锵的鸣金声悠然传扬,正在厮杀的燕军将士闻金则退,纷纷掉头撤离。

  可是混进敌阵容易,要退出敌阵就困难多了,见燕军已有退意,杀红了眼的鞑子却丝毫不肯放松,紧跟着策马而上,刚撤了一半的燕军很快又陷入混战之中。

  朱棣心头一沉,今曰这五千将士怕是不容易脱身了,也许会全部撂在敌阵之中。

  “啧啧啧,真惨烈啊……”一个略带几分嘲讽的声音自朱棣耳边响起。

  朱棣惊愕回头,却见不知什么时候,萧凡已策马从十里外跑到了他的身边,他一手拉着缰绳,另一只手还握着一根烤得金黄松酥的羊腿,正吃得满嘴油光,见朱棣惊愕望来,萧凡咧开嘴朝他露出一口白牙。

  朱棣被吓得浑身一颤,身躯情不自禁往后一倒,一个踉跄便朝马下栽去。

  身边的亲军眼疾手快,急忙一把扶住了他。

  “王爷小心!”

  朱棣甩开亲军搀扶的手,气急败坏的指着萧凡大怒道:“你……你来做什么?看本王的笑话吗?”

  萧凡顿时露出很委屈的神情:“……我是来看看王爷有没有什么地方需要我们帮忙的。”

  朱棣怒道:“你能帮什么忙?”

  “我当然帮不了忙……”萧凡翘起大拇指,指向身后,笑道:“不过我麾下的三千将士也许能帮王爷一点小忙。”

  朱棣愕然回头一看,却见萧凡身后三千将士整整齐齐站成了一排,经过近一个时辰的补充体力,将士们已恢复了些许精神,他们骑在马上嘴里还偷闲嚼两口干粮,显得分外惬意。

  朱棣楞了一下,接着大喜过望,五千燕军现在已伤亡颇大,而且陷入混战不能抽身,若有三千人补充进去厮杀,情况也许会大大改观。

  一时顾不得与萧凡计较破坏他计划的事,朱棣一拍手,急切道:“快,快叫你的将士们杀进去!”

  萧凡揉了揉鼻子,慢吞吞道:“王爷,你所说的派大军接应我们,就是在这个离山海关五十里的荒郊野外?你们不会是迷路了吧?”

  朱棣顿时脸现尴尬之色:“…………”

  “你要害我们,结果没害成,而我们却反过来以德报怨,王爷,我们伤不起啊……”

  朱棣:“…………”

  “知道错了吗?”萧凡像个长辈看着犯了错的孩子,语气严肃的问道。

  朱棣咬着牙,面色铁青的点了点头。

  “有没有感到道德十字架的沉重?”

  朱棣点头:“…………”

  “看着我真诚的眼睛发誓,下不为例,可好?”萧凡眼睛闪闪发光。

  “……你够了吧?有完没完?”朱棣忍不住咆哮道。

  萧凡嘿嘿笑了几声,又问朱棣道:“好吧,我就暂时原谅你卑鄙的行为了,把鞑子引到山海关前张玉布下的杀阵之内就可以了,对吧?”

  朱棣怒哼一声,不甘不愿的点头。

  萧凡哈哈一笑,终于放过了他,扭头对将士们大声道:“弟兄们……”

  曹毅和众将士闻言精神一振,纷纷抽出刀剑,目光杀气腾腾的注视战场,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萧凡皱起眉,道:“你们干嘛呀?”

  曹毅愕然道:“不是准备杀进敌阵中去吗?”

  萧凡看了朱棣一眼,哼道:“跟敌人死缠烂打,那是蠢人才干的事儿……”

  朱棣鼻孔开始冒热气:“……那你说,聪明人该怎么做?”

  萧凡眼中忽然闪过一抹坏坏的笑意,目光灼灼的盯着朱棣。

  朱棣被他那熟悉的坏表情吓得头皮一麻,结巴道:“你……你想干什么?别乱来啊……”

  萧凡嘿嘿一笑,忽然抽出随身的匕首,朝朱棣骑的那匹大黑马的臀部狠狠一刺。

  黑马吃痛,不由尖声嘶叫,不顾它的主人还骑在它背上,跟发了疯似的转身就跑,朱棣又惊又怒,使劲拉住缰绳,奈何受了伤的战马根本六亲不认,拔腿便往后一路狂奔而去。

  萧凡指着朱棣远去的方向,朝战场上正在厮杀的鞑子们大声道:“那个逃跑的人正是燕王,捉到他你们首领赏千金,封万夫长!”

  曹毅这时也反应过来,急忙与那些懂蒙古语的将士们一齐将萧凡的话大声翻译了一遍。

  浴血搏命的鞑子们听到战场外的大喊声,不由一楞,接着看见一名穿着华贵铠甲,抱着马脖子狂奔的中年男人,鞑子们顿时信了七八分,纷纷贪婪的吞了吞口水,弃下燕军将士不顾,发了疯似的打马便向朱棣追杀而去。

  朱棣骑在马上,不得已抱住马脖子,悲愤嘶吼道:“萧凡你这狗娘养的王八蛋——”

  人已远,声亦远……萧凡轻松的拍了拍手,喃喃道:“吸引敌人其实就是这么简单……”

  看着战场上楞楞不知所措的燕军将士,萧凡好整以暇的悠悠道:“……你们楞着干什么?还不赶紧追上去护驾?”

  众燕军将士一齐打了个冷战,面色惊恐的策马追去,气急败坏大喊道:“保护王爷——”

  (未完待续)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大明王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贼眉鼠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贼眉鼠眼并收藏大明王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