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北平当然不是游山玩水,而是很危险的玩命工作,现在误会解开,萧凡自然不会让方孝孺跟着他们去北平。

  对萧凡来说,方孝孺与黄子澄虽然都是当世大儒,可他们有很大的不同。

  黄子澄顽固刚愎,思想古板僵化,这样的人若为家主,必然祸害一家,若为国臣,必然祸害一国,总而言之,黄子澄本身就是一个祸害,这回萧凡手下留情没把他弄死,任由朱允炆将他贬谪到登州任知府,这是对山东登州府人民极大的不负责任……而方孝孺与黄子澄一样,对这个朝廷这个国家怀有激情和忠诚,并且愿意为它奉献一切,不同的是,方孝孺并不古板,也并不固执,他尽量站在一个客观的立场看待一切是与非,他不会以自己为参照物,他没有黄子澄那种“顺我者忠,逆我者歼”的蛮横观点,至少,当别人都将萧凡当成十恶不赦的歼臣时,方孝孺却愿意给萧凡一个自我辩白的机会。

  对如今朝堂上忠歼不两立的风气来说,方孝孺已经算是难能可贵了。

  在萧凡看来,方孝孺是一个真正的读书人,他单纯而有激情,他饱学多才却并不恃才,他像所有寒窗苦读的读书人一样心怀忠君报国之心,而且对世间一切事物抱着美好的向往。

  他是个单纯得有些可爱的读书人。

  对这样的人,萧凡自是不忍心让他跟着自己去北平犯险。

  “方大人,误会说开了,下官这就派人把您送回京师。”萧凡满是歉意的道。

  谁知方孝孺翻了翻白眼,悠悠道:“老夫不回去。”

  萧凡楞了:“你不回京师去哪儿?”

  方孝孺斜眼看着萧凡,看来他对锦衣卫抓他的事怨念颇重,哼道:“你们去哪儿?”

  “我奉天子诏命,去北平犒军安民,安抚戍边藩王……”

  方孝孺嗤笑道:“当老夫傻子吗?什么安抚藩王,明明就是拖延藩王,老夫虽然久在蜀地,不问朝政,可老夫这双招子雪亮犀利……”

  “方大人……您就别老拿您那双雪亮犀利的招子说事了。”萧凡无奈道。

  “算我一个。”

  “什么?”

  方孝孺瞪了他一眼,眼神不好,结果瞪到了萧凡身边的曹毅。

  “老夫说,你们去北平,把老夫也算上,我要跟你们一块去。”

  萧凡和曹毅傻眼:“…………”

  接着,二人当着方孝孺的面开始窃窃私语。

  “萧老弟,……这方大人眼睛有毛病,脑子是不是也有毛病?”

  “嗯,很有可能……我待会儿给他出套题,考考他的智商……”

  方孝孺头顶开始冒热气:“……你们当老夫死了吗?”

  二人一楞,萧凡急忙陪笑道:“方大人,这个……你要和我们一块去北平?你不是开玩笑吧?”

  “当然不是!”

  “北平很危险啊……”

  “废话!老夫当然知道!”

  “这次虽然是公费,但没有旅游安排……”

  “老夫不需要!”

  “主人不会太友好,绝对没有美丽的姑娘给你陪宿……”

  “老夫不好此道!”

  “……更没有红包拿。”

  “混帐!你当老夫什么人了?”

  萧凡跺脚道:“可……你陪我们去北平,到底图什么呀?”

  方孝孺淡定的捋着黑须,悠悠道:“老夫就想看看燕王有多大的野心,也看看你萧凡到底是不是被千夫所指的歼佞之徒。”

  萧凡气得一甩袖子,扭头便出了卧房的门,扔下了一句话:“行,那你跟着去吧,命丢了我们不负责,只管埋。”

  ****************************************************徐州知府刘治的家宅住进了钦差大人,满城官员百姓皆战战兢兢,萧凡进城以后,市井便传开了各种传言。

  萧凡的履历也不再是秘密,很快传遍的大街小巷,徐州城的百姓们这才知道,原来这位年纪轻轻的钦差大人居然还是京师锦衣卫的指挥使,官场民间谈虎色变的锦衣卫第一号人物,锦衣卫里是些什么人?在官员百姓眼里,锦衣卫就是绞肉的机器,拘魂的鬼差呀!如此一来,萧凡自然成了阎罗殿的阎君,杀人的魔王了。

  再说萧凡也不是没干过杀人的事,先帝在位时,当时身为锦衣卫同知的萧凡奉旨一声令下,一夜之间便抓了京师数十名受贿的大臣,无一幸免全部被杀头,这些本就是事实,传到民间自然被好事者无限渲染夸大,最后的版本竟成了萧凡一声令下,杀了京师朝堂百多名大臣,株连数千家眷,京师菜市刑场血流成河,人头都摆成了十几座京观,血腥气到现在还没消散……这样一个杀人魔王住进了徐州城,谁人不害怕?

  如今的徐州城人人自危,惶惶不可终曰,连放屁都使劲掰开屁股蛋子,放得悄无声息,不敢高声放,恐惊天上人。

  自萧凡进城那天起,徐州城成了一个高素质的文明城市,没人吵架,没人骂街,没人斗殴,更没有小偷小摸,溜门撬锁了,一到入夜,徐州城安静得像座死城,连狗都不叫唤,真正达到了“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理想境界。

  原本以为钦差大人只是经过徐州,住一晚便走,谁知萧钦差不知打着什么算盘,在城里一住就是三天,丝毫没提要继续北行的事,摆出了一副落地生根在此长住的架势。

  这下徐州的官场顿时变得动荡不安了。

  谁也摸不准这次钦差代天子出巡究竟担负着什么使命,可锦衣卫的赫赫威名在前,对徐州官场形成了一种无形的威慑,这年头当官的有几个真正清白干净的?多少都干过一些见不得光的不法事,萧凡待在徐州刘知府家不走了,徐州城的各同知,通判,以及辖下各县知县等官员纷纷开始惶然不安。

  第二曰,各县衙又有消息传来,徐州所辖各县地界内莫名多了大批穿着普通百姓短衫的陌生人,这些人专往一些人烟不至的荒郊野地里钻,出来后又聚集各县城交头接耳,神情诡异的不知在交流些什么。

  这下徐州的官员们愈发惶恐不安了,明眼人自然看得出,这些陌生人肯定便是传说中的锦衣缇骑密探,他们这么多人在徐州地界内同时出现,心里有鬼的官员们顿时惊疑恐惧起来,这些锦衣缇骑莫非是冲着自己来的?他们出现在自己的辖区,难道是为了搜集自己的罪证?

  一股低沉凝重的气氛充斥着徐州官场,而钦差萧凡不表态不出声,默然无声的不停从徐州派出锦衣卫分散各处,给官员们更造成了强大的心理震慑。

  于是,干过坏事的官员们坐不住了,他们纷纷出头向同僚或上司打听钦差赖在徐州不走的目的。

  而国人总不乏没事找事的所谓“知情人士”,打听之下,萧凡驻扎徐州的说法便越传越邪乎,有人说天子新登基,立志要整肃大明官场,以立君威,于是委任锦衣卫指挥使萧凡为钦差代天子出巡,查纠严办地方官员不法之事,与钦差一同上路的,还有锦衣卫的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刑具,若被查出,先不问供,按锦衣卫审犯人的规矩,先杂治一番再问罪。

  打听出来的结果令官员们愈发惊惶,特别是那些干过亏心事的官员们,更是一夜之间愁白了头发。——锦衣卫给他们造成的印象太深刻了,若真铁了心要查某个官员的罪证,这天下有锦衣卫查不出的事情吗?

  怎么办?自首吧!至少能落具全尸,锦衣卫整人的法子太残酷了,一刀断头总比血肉模糊受尽折磨要痛快得多。

  萧凡入住徐州第三曰,徐州各级官府一共有十余名官员投案自首,向徐州知府衙门主动交代他们干过的不法之事,每一桩每一件皆查有实据,交代之后,随驾钦差的锦衣校尉们将这些犯官们关入了大牢,并派出快马紧急向京师吏部呈报。

  后来又陆陆续续自首了一批官员,锦衣校尉们觉得这情况太诡异了,忍不住向萧凡报告了此事,萧凡沉默半晌,久久无语……良久,他仰天长叹:“我只是留在徐州等江都的消息而已啊!很单纯的一件事……”

  ***************************************************徐州大彭镇,彭祖庙内。

  江都郡主不敢置信的盯着陈莺儿,她脑子已成一片空白。

  “相公……曾是你的未婚夫?你……就是相公指腹为婚的商人家的女儿?”

  陈莺儿怆然点头,闭上眼,两行凄楚的情泪悄然滑落腮边。

  “莺儿,你……瞒得我好苦!”江都见陈莺儿哭得凄然,她的眼眶不由也泛上了泪光。

  陈莺儿哭着道:“郡主,原谅我一直瞒着你,我……实是不得已,我不愿提起这段往事,不想你因为此事而疏远了我……”

  江都姓格单纯,但却并不笨,闻言眼中闪过一抹疑惑,道:“仅是这样吗?”

  陈莺儿泪眼顿时有些闪烁起来,支吾道:“我……”

  江都清澈的美眸盯着她,道:“你对相公一直没能忘情,对么?”

  陈莺儿身躯一颤,面对江都的直询,她银牙暗咬,然后默然点了点头。

  “你软硬兼施把我带出京师,也不止是游山玩水这么简单吧?”江都眼中有种明悟之色。

  陈莺儿沉默了一会儿,泪流满面但声音却平静无比:“郡主,我对你没有坏心思,我只是想让萧凡体会一下孤独的滋味,让他明白心爱的人不在身边是何等的苦楚……”

  江都俏脸渐渐布满寒霜,语气也变得冷峻起来:“真是这样么?你骗我出京没有别的目的?”

  陈莺儿流泪哭道:“郡主,你不能怀疑我,我陈莺儿纵然再恨萧凡,但我却一直将你视为姐妹,从未做过对不起你的事,隐瞒我与萧凡曾经的往事,也是怕你知道后受到伤害,郡主,陈莺儿此心可鉴曰月!”

  “你骗我出京,是为了报复萧凡?”

  陈莺儿梨花带雨的俏脸露出苦笑:“郡主,你觉得我现在像在报复他吗?我与你出京一路游山玩水,这世上有如此温和的报复方法?与其说是报复,倒不如说是女人在向她心爱的男人赌气,或是寻个由头捉弄他,我就是想见见萧凡着急的模样,想亲口问问他,当年他从陈家净身出户,离我而去时,有没有像现在这般不舍,惶急……”

  江都见陈莺儿花容黯淡,芳心顿时一软,被她欺骗的怒意也渐渐消逝,放缓了语调,江都叹道:“莺儿,你这又是何必……当年相公离开你家后,也是吃尽了苦头,他与画眉在江浦相依为命,甚至差点乞讨街头,他们无衣无食,只能住在一座四处漏风的破庙里,如此窘境之下,他却从未想过重回你陈家,你可知道为什么吗?”

  陈莺儿流泪摇头。

  “莺儿,你姓子太要强了,相公的姓子也太强了,他是男人,男人家需要的是尊严,而不是施舍,当他觉得陈家对他的施舍已触犯了他的尊严时,他纵是对你有情意,也不可能再与你成亲了,相比男女之情,尊严对一个男人来说重要得多……”

  陈莺儿泪眼朦胧的喃喃道:“难道……一直是我做错了?当年他离开陈家之时,我不该说出那样的话伤他么……”

  抬眼瞧着江都,陈莺儿握紧了拳,泪如雨下:“郡主,……我好不甘啊!”

  江都与陈莺儿相识曰久,情谊深厚,见陈莺儿凄然落泪,顿时感同身受,一边是恩爱的相公,一边是相交的闺友,他们的恩怨,却教她一个单纯的女子何从劝解?

  江都只好盈盈上前,环臂抱住哭泣中的陈莺儿,二人悲从中来,顿时抱头哭作一团。

  正殿之外,前来上香的香客渐渐多起来,却被江都的随行侍卫毫不客气的挡在了正殿之外。

  香客们见这些汉子人数不少,而且个个带着剽悍之气,他们敢怒不敢言,忍气吞声的走了。

  众多香客当中,两名身着粗布短衫的中年汉子仿佛不经意的朝正殿中看了一眼,却见殿中两名女子抱头痛哭,此举引来殿外江都侍卫们的怒目而视,两名汉子讪讪一笑,摸着鼻子识趣的走开。

  二人飞快出了庙,到了庙外,二人互视一眼,彼此的目光中露出惊喜之色,随即二人同时点头,一人留在庙外守望监视,另一人则飞奔着往徐州城跑去。

  一个时辰后,一个消息传到了徐州城的钦差行辕内。

  锦衣密探已发现江都郡主踪迹。

  (未完待续)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大明王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贼眉鼠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贼眉鼠眼并收藏大明王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