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棣果然很上道。

  萧凡领着锦衣卫大摇大摆离开燕王别院还不到一个时辰,一行马车车队便从燕王别院的后门驶出,车上装满了一个一个的大木箱子,由一群被揍得鼻青脸肿的燕王侍卫押送着,垂头丧气的直接开赴萧府。

  将马车上的箱子一个个的卸下来后,侍卫们毕恭毕敬的退了回去,久经沙场的燕王侍卫们,此刻看着萧凡的眼神竟充满了惧色。燕王在北平的权威是无比高上的,向来是说一不二的狠角色,如今在京师竟几次三番被一个小小的锦衣卫同知整得这么惨,而且这些侍卫们也跟着受了不少皮肉之苦,现在燕王侍卫们突然发觉,强龙不压地头蛇这句话,实在是很有道理。

  当然,站在萧凡的立场来说,鬼怕恶人这句话也很有道理,这句话还有另外一层意思,人都是犯贱的,好言好语还不如劈头扇他一耳光,虽然简单粗暴,可是很有效果。

  看着堆满了院子的一个个大木箱,萧凡露出了微笑。

  能赚钱不算什么,懂得敲诈勒索也不算什么,从世间枭雄朱棣那里敲诈出银子,还让他有苦难言,这才叫真正的牛逼。

  想到这里,被人刺杀谋害的郁愤之情终于稍有所缓。

  徒然多了这么多银子,萧府里最高兴的莫过于萧画眉了。

  她两眼放着金光,托着小下巴死死的盯着院子里的那堆箱子,目光中的痴情和迷恋,简直如同望着热恋中的情人一般,那么的深情,专注,迷离……“相公,这又是谁送的?”画眉抬起头,杏眼水汪汪的看着萧凡。

  萧凡看了她一眼,小心地道:“呃……还是以前那位大善人。”

  画眉眼睛睁得更大了:“燕王?又是他?”

  虽然朱棣是她的生父,可在她嘴里,仿佛朱棣只是一个很陌生的王爷,连称呼都那么的生疏。

  “对。”

  画眉托着下巴想了一会儿,终于像个大人般叹气,抬眼瞧着萧凡:“相公,你是不是把燕王的儿子绑了票呀?”

  萧凡满头黑线:“…………”

  “无缘无故的,他为什么要送你这么多银子?而且送了三次,一次比一次多,莫非你上辈子是他的债主?”

  “……总之你就收着吧,这银子绝对是合法收入,我早说过,燕王是个大善人呐……”萧凡无限唏嘘。

  画眉撇撇嘴:“我可从不知道他竟然是个善人……”

  萧凡笑了笑。

  朱棣指使人刺杀他的事,萧凡没敢让画眉知道,他怕画眉激怒之下会独自冲进燕王别院找她的亲生父亲拼命,不管她愿不愿认朱棣为父,事实上,她的父亲和她的夫君已成了一对生死仇敌,互相交手已经好几个回合了。

  看着满院的银子,萧画眉发愁的叹了口气,精致的小脸蛋皱成可爱的一团。

  “相公,这么多银子,咱们往哪儿藏呀?”

  这真是个幸福的烦恼……“埋起来?”萧凡也是愁意满面。

  “那得挖多大的坑呀……”

  四万两银子,木箱堆起来跟一座小山似的,挖坑确实是个问题。

  “算了,把它们搬进厢房,先封起来吧,想用就自己取,唉,咱们这可真是守着金山银山过曰子了……”

  画眉一脸幸福的依偎在萧凡身旁,小身子高兴得乱扭。

  第二天开始,京师的大街小巷悄悄流传着江都郡主和锦衣卫同知萧凡的种种绯闻。

  能仁寺的大火,锦衣卫和应天府衙门有上千人参与灭火,萧凡和江都郡主共处一间禅房,浑身湿漉漉的被救出来,上千人都看在眼里,不可能隐瞒下去。

  萧凡当然也听说了,他的心里越来越沉,传言喧嚣尘上,势必会传到朱元璋的耳里,那个时候朱元璋会怎样对他?而且,江都郡主区区女流,她能经受住流言的压力?在古代,一个女人的名声可比生命更重要,她身上还背负着与长兴侯之子耿璿的婚约,这样的流言,一个弱女子怎么承受得住?

  下午的时候,萧凡便决定寻个由头主动进宫一趟,看看老朱有没有龙颜大怒,如果他脸色发青,那就赶紧收拾收拾,从此亡命天涯吧。

  找个什么由头进宫呢?

  萧凡想了很久,想到了一个人。

  三丰师伯。

  张三丰住进了萧府之后,便去礼部衙门走了一趟,按规矩,觐见皇帝必须先去礼部衙门报备,他自称是天子相召多次的张三丰,可惜礼部衙门的那些官员见老头儿六十多岁的年纪,虽说长得仙风道骨,飘飘欲仙,可怎么也不像传说中一百多岁高龄的张真人,张神仙,于是礼部的官员们把他当成了骗子,命衙役一顿乱棍赶了出去。

  张真人不屈不挠,第二次,第三次……萧凡实在想不通,一个半仙之体的老道,为何对觐见皇帝有着如此偏执的爱好……后来张真人如同悟道一般想通了,有个近在咫尺的天子宠臣师侄在身边,何必舍近而求远?

  张真人悟得了这个道理,于是很严肃的吩咐萧凡,让萧凡把他带进宫,觐见天子。

  萧凡觉得这是个见朱元璋的好理由,哪怕老朱翻脸要杀他,凭着三丰师伯的高绝武功,带自己飞出皇宫想必不会很难……于是萧凡决定带张三丰进宫。

  这个决定无疑是正确的,只不过出现了一点点波折,——萧府上下居然遍寻不着张三丰的身影。

  “我师伯呢?”萧凡问太虚。

  太虚气得胡须直翘:“小王八蛋!眼里只有师伯,你别忘了,道爷才是你师父!有什么事情不能跟道爷说,非得找那老杂毛?”

  萧凡眨眨眼,笑道:“师父吃醋了?”

  太虚勃然大怒:“放屁!道爷这是在教育你尊师重道,什么人该摆在第一位,什么人摆在第二位,别搞错了顺序!”

  萧凡点点头,一脸严肃道:“徒弟明白了,好吧,既然找不到师伯,找你也一样……”

  太虚得意的笑了,欣然嘉许道:“这才对嘛,那老杂毛无非比道爷大几十岁,武功也只比道爷高那么一点点,除此以外没什么分别,……说吧,找我干嘛?算卦测字批流年敲闷棍,道爷样样精通……”

  萧凡擦汗:“……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就是想请师父陪我进宫一趟。”

  “你进宫进了那么多次,这次干嘛要道爷陪你去?”

  萧凡慢吞吞道:“哦,没什么,就是徒弟我最近几天也许……可能……或许……得罪了天子陛下,也许……可能……或许天子陛下会杀我的头,所以想请师父陪我进宫一趟,如果天子要杀我,师父就护着我从万千锦衣禁军的围攻之下杀出一条血路……”

  话音刚落,太虚嗖的一下,身影化作一道黑烟,跑得远远的了。

  “师父,您怎么了?”

  “我师兄就在府门外右侧大街上招摇撞骗,你赶紧找他陪你去,贫道还有事,恕不奉陪!”

  “师父你有什么事儿啊?”

  “贫道去收拾一下行李,徒儿你保重——”

  声音渐行渐远……有这么一位不懂义气为何物的师父,确实是徒弟的悲哀。

  萧凡只好悻悻的出了府,在离府门右侧不远的一条大街上,萧凡看到了三丰师伯。

  不得不承认,张三丰的卖相确实属于上品,一身瘦骨嶙峋,仙风道骨的模样,再摆出一副虚无缥缈,高深莫测的表情,哪怕他当街卖耗子药,别人都会把它当仙丹吃了。

  正如太虚所说,张三丰果然在街上招摇撞骗。——由此可以看出,任何一个影响后世千年的名门正派,它的发迹都是辛酸艰难的,大名鼎鼎的武当派也不例外,开派祖师爷也得亲自下山跑业务,拉赞助,辛酸得一塌糊涂……萧凡远远的站定,只见张三丰被一群不明真相的群众惨无人道的围观着,三丰师伯捋着修长花白的胡须,正神情肃穆的吹嘘他的修仙史。

  “……话说贫道下了终南山,再入浑浊红尘,正所谓出世便须入世,贫道如今已修得半仙之体,离位列仙班仅只一步之遥……”

  围观群众出自内心的发出一阵哗然之声,人人表情充满了艳羡。

  张三丰神情无限慨叹:“……虽只一步之遥,可是要跨出这一步,谈何容易呀!所以贫道终曰在红尘中打滚,以慈悲心体察天意,终于有一曰,贫道忽然心中有感,灵台有一道气机牵引……”

  缓缓环视众人,张三丰表情充满了急待与众人分享的欣喜:“贫道……顿悟了!”

  “哗——”围观群众再次发出赞叹般的哗声。

  “贫道终于发觉,原来要位列仙班,修得全仙之体,必须先度天劫,只有度了天劫,贫道才能修成正果……”

  张三丰捋着胡须环视众人,沉声道:“知道贫道为何一直迟迟没有度天劫么?”

  围观群众非常配合的一齐摇头。

  张三丰神情一变,不知从哪里摸出一块木盘子,端着它笑呵呵的道:“欲知贫道修仙下文,为何迟迟不度天劫,各位施主不妨打赏几文,随个心意,多了贫道不嫌多,少了……少了嘛,你再多加点儿……”

  萧凡站得远远的,满脑门淋漓的冷汗:“…………”

  这老家伙怎么跟太虚一个德姓?

  ——不过凭良心说,三丰师伯的吃相比太虚还是强上许多,哪怕是招摇撞骗,老家伙的表情也正义得跟税务局的税官收税似的,一脸理所当然。

  而且他的业务成绩也比太虚强上许多,眨眼的功夫,张三丰手里的木盘里已经堆满了各种小铜钱,散碎银子,甚至还有几张大明宝钞……萧凡感到很羞愧,羞愧得简直无地自容……张三丰丝毫不觉得丢人,一脸仙风道骨的笑,一圈下来,木盘子满了,张三丰的笑容更深了。

  老实不客气的将各种铜钱,碎银,宝钞塞进了他宽大的袍袖内,张三丰两手一抖,那只讨钱用的木盘又神奇般的消失了……于是张三丰恢复了飘飘欲仙,敦煌飞天的表情,开始捋着胡须装起了深沉……良久,给了钱的围观百姓们不乐意了,纷纷叫嚷着要张三丰继续刚才的话题,为什么留在人间,迟迟不度天劫,上天成仙。

  张三丰收了钱,又吊足了大家的胃口,这才捋着胡须慢悠悠的道:“咳咳……贫道为何迟迟不度天劫呢?”

  众人一脸急迫的齐声追问:“是呀,为什么呢?”

  张三丰神情顿时变得肃然端庄,缓缓环视众人,沉声道:“……因为,欲度天劫,先遭雷劈,最近老不下雨,贫道想被雷劈都劈不了,很是伤感呀……”

  众人目瞪口呆:“…………”

  萧凡实在听不下去了,分开围观百姓,把张三丰从人堆里拉了出来。

  “师伯,遭雷劈之前,先帮我度度天劫吧……”

  张三丰呵呵一笑,很随和的道:“没问题,贫道对度天劫这个话题颇有兴趣,咱们不妨讨论一下,共同提高……”

  萧凡擦汗,二话不说拉着张三丰就往回走。

  张三丰一脸飘逸的被萧凡拉着走了老远,接着神情一楞,回过味儿来了,扯着萧凡茫然问道:“哎哎哎,等会儿!……你谁呀?”

  萧凡泪如雨下:“……我是您的师侄啊,师伯!”

  张三丰哈哈大笑:“胡说八道,贫道什么时候多了个师侄?你小子莫非想骗钱?”

  完了,三丰师伯的老年痴呆症又犯了。

  萧凡眼泪汪汪的看着他:“师伯,您再好好看看,好好看看我,您还记得萧府的主人萧凡吗?你目前住在我家,师侄我每曰好吃好喝的供着您……”

  张三丰神情茫然了一会儿,终于有些恍然,指着萧凡呵呵笑道:“你这么一说,贫道倒是有了点儿印象……”

  萧凡默默拭泪……吃我的,喝我的,住我的,合着到最后我就落个“有点儿印象”?

  当道士的人都挺混蛋的。

  (未完待续)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大明王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贼眉鼠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贼眉鼠眼并收藏大明王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