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宫武英殿内。

  时已暮春,暖阁中的炭火早已撤去。阳光透进朱红色的窗棂,洒在阁内三尺见方的龙案上。

  朱元璋穿着一身明黄便服,腿上搭了一条薄薄的毛毯,他的头仰靠在椅背上,刚刚批复完奏本的他,此刻神色显得非常疲惫。

  开春以后,他便感觉身子一天不如一天,这残破的身躯如同风中的残烛一般摇曳不定,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风吹灭。

  一个孤独的老人,静静的坐在屋子里,默默的倒数着死亡临近的曰子,这种感觉除了他自己,谁能体会得到其中的辛酸苦涩?

  这些曰子,每当他一闭眼,他的一生便如画卷一般缓缓回放,他想起那个遍地饿殍,赤地横尸的大灾之年,他想起家中长辈和哥哥们相继饿死,为了活命,他不得不出外当和尚,当乞丐,当反贼,他想起了这辈子被他打败过的敌人,陈友谅,张士诚,王保保……他更想起了这辈子畅快淋漓杀过的大臣名将,胡惟庸,宋濂,傅友德,蓝玉……敌人都已不在人世,战友也都已不在人世,世间敢称英雄者,唯他朱元璋耳。

  如今英雄迟暮,鬓发斑白,一个人的权力再大,地位再尊,终究逃不过岁月淘沙,逃不过生老病死。

  很快,他也许便要下去见那些曾经敌人和战友了。

  朱元璋这辈子做过很多不该做的事,杀过很多不该杀人,是非对错,后人自会给他一个公正的评价,他并不在乎。

  他担心的是,这朱明江山暗里危机四伏,他那单纯年幼的孙儿,能否真正继承这座江山,能否打造出一个光耀千古的大明盛世?

  未来太不可测了,贵为皇帝者,亦无法预料未来会怎样。

  近曰来朱元璋不停的问自己,我还能为允炆做些什么?还有什么人是我不放心,势必诛之以绝后患的?

  想来想去,一个魁梧高大的身影总在眼前浮现。

  朱棣,他的四皇子,那个表面恭顺至极,背地里却野心勃勃的燕王。

  朱元璋眼中迅速掠过一道凌厉的杀机,随即又消逝不见。

  如果他是外臣,那么现在他早已死了千遍万遍,可惜,为何他偏偏是自己的儿子,而且是诸皇子中最出色,最有能力,在民间享有最高威望的儿子!

  虎毒尚不食子,年已老迈的朱元璋又怎忍心向自己的亲儿子下毒手?外人眼中的朱元璋是残酷的,嗜杀的,冷血的,可朱元璋扪心自问,自己在皇子眼中却实实在在是个好父亲,好祖父,他做了那么多恶事,杀了那么多不该杀的人,目的不就是为了巩固朱家的江山吗?若他为了朱家的江山而弑子,这么多年来所做的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可是……朕该拿这个棣儿怎么办呢?

  朱元璋轻轻揉着额头,陷入了苦思。

  门外轻细的脚步声走进,接着,一双温暖稳定的手按住了他的额头,为他轻轻揉按起来。

  朱元璋仍闭着眼,脸上却露出和蔼欣慰的笑容。

  “允炆,这些皇子皇孙里,就数你最有孝心,懂得体谅朕的辛苦,在朕的面前尽孝心。”

  朱允炆站在朱元璋身后,淡淡的笑:“皇祖父,您可想差了,有孝心可不止孙儿一个,那些皇叔皇兄皇弟们也都想在您膝前尽孝呢,可您呀,老板着一张脸,吓死人了,他们是不敢靠近您,不是不愿尽孝。”

  朱元璋哼了哼,不满道:“朕为他们做了这么多,到头来他们还如此怕朕,朕呕心沥血艹劳一辈子,为谁辛苦为谁忙?”

  朱允炆失笑道:“他们怕您,是因为敬您,皇祖父您这火儿可发得没道理。”

  朱元璋哈哈大笑,笑声恢复了几分当年跃马扬鞭的豪迈之态。

  目光满含欣慰的瞧着朱允炆,朱元璋心头涌起一阵感慨。

  很多时候,他将这个最疼爱的孙儿当成了自己生命的延续,无论是为人处世的道理,还是治国平天下的道理,他都恨不得一股脑儿的全塞给朱允炆,只有朱允炆继承了他的一切,他才能感到自己就算肉体寂灭,灵魂亦会不朽。

  “孙儿啊,萧凡遇刺一案,他处置得如何了?”

  朱允炆闻言顿时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想想在萧凡手中连连吃瘪的四皇叔和道衍和尚,他就觉得特别解气。

  “皇祖父,萧凡遇刺一案,他已处置完了。”

  “哦?他是怎么处置的?”

  “他……他向四皇叔勒索了三四千两银子,后来……后来又偷了四皇叔别院的一尊玉佛,然后又以八千两的高价将玉佛卖给了四皇叔身边的幕僚……”朱允炆使劲憋着笑道。

  朱元璋脸色顿时变得很古怪:“他……居然勒索燕王?前后加起来一万多两银子?”

  “是呀。”朱允炆忍不住笑出了声。

  朱元璋慨叹:“想不到……一件遇刺的案子落在他手里,竟然成了他发家致富的工具,这人实在是……实在是……”

  朱元璋沉吟了许久,始终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言辞来评价萧凡,不由面带苦笑的摇摇头。

  想了想,朱元璋终于叹了口气,道:“这样也好,萧凡算是领悟了朕的意思,被刺一案,就此揭过吧,无业无果,不增不减,平衡才是正道。”

  朱允炆神色有些不自在的道:“皇祖父,孙儿觉得……觉得……”

  朱元璋不喜不怒道:“你是不是觉得,刺杀一案如此轻易的揭过,这个结果对萧凡未免有些不公?”

  “孙儿确实是这么想的,皇祖父,这可是在天子脚下公然刺杀朝廷命官啊,如此胆大妄为之举,难道就这么轻拿轻放算了?”朱允炆觉得自己应该为萧凡鸣不平。

  朱元璋神色颇有些冷漠的道:“不然能怎样?明正典刑的严惩凶手?你要朕为了区区一个外臣,而向自己的儿子下手吗?”

  朱允炆一窒,垂头默然不语。

  朱元璋喟叹道:“孙儿啊,你生在帝王家,该有皇族天家的觉悟才是,萧凡是你的好友,你欲为他鸣不平,这说明你待人真诚义气,这是好的,可是你不能为了真诚义气而不顾大局,甚至纵枉大臣,萧凡将来是你的臣子,帝王对待臣子,一则示之以威,二则施之以恩,恩威并济之下,臣子才会对帝王怀有畏惧之心,才会为你死心塌地的效忠,你现在这般骄纵萧凡,不怕他将来成为朝堂上一手遮天的权臣么?”

  一番不轻不重的话,说得朱允炆冷汗潸潸,俊脸霎时变红了。

  暖阁内,祖孙二人沉默良久。

  “皇祖父说的,孙儿明白了。可……可四皇叔他确实……确实……”

  朱元璋淡淡的道:“确实有不臣之心,对吧?”

  “对。”

  朱元璋长叹了口气,道:“最近朕也一直在思考这个事情,朕……该拿燕王怎么办呢?杀之不忍,纵之成患,朕如今也为难呀!”

  朱允炆鼓起勇气道:“皇祖父,这件事情终究要解决的,晚决不如早决,迟则有变呀。”

  朱元璋点点头,道:“不错,是该早点解决,近曰诸王已陆续向朕辞行,回封地就藩了,惟独棣儿的辞行奏本朕没有批复,在朕没有想到一个稳妥的办法以前,棣儿……还是让他在京师待着吧,朕现在担心的是,北平无藩王戍守,灭除北元的大业该交由何人接手?不可否认,棣儿戍守北平多年,实乃一员不可多得的良将……”

  朱允炆想了想,道:“长兴侯耿炳文奉旨平定西北寇乱,不是已经班师回京了吗?皇祖父何不让他去北平领军?”

  朱元璋摇头失笑道:“耿炳文?不不,他不行。”

  “为何不行?”

  朱元璋神色有些怔忪道:“孙儿啊,你可知那么多追随朕的开国猛将元勋,这些年来被朕杀的杀,赐死的赐死,为何朕却偏偏留下了耿炳文一命,不但没动他,反而放心的让他领军?”

  “孙儿愚钝,委实不知。”

  朱元璋似苦涩又似无奈的叹道:“朕不杀耿炳文,其奥秘便在耿炳文的爵号之中……”

  “长兴侯?”

  “对,长兴,朕当年与陈友谅,张士诚争夺江山,征伐四方,命耿炳文驻守长兴城,抵御张士诚的进攻,耿炳文不负朕之期望,一守便是十年,长兴城在他的防御下固若金汤,纹丝不动,极大的牵制了张士诚的兵力,给朕争取了时间和战机,朕能夺下这座江山,耿炳文驻守长兴,功不可没……”

  “如此说来,皇祖父封他为长兴侯,却是实至名归了。”

  朱元璋意味深长的道:“朕开国三十年,麾下曾经猛将如云,比耿炳文强的将领多不胜数,那些有本事有能力的将领被朕寻了由头杀得干干净净,惟独却留下了耿炳文一命,说到底,也是耿炳文他救了自己一命,孙儿啊,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朱允炆想了想,似有所悟:“因为耿炳文的长处在于防守,并不在进攻,擅长进攻的将领对我大明的江山社稷是有威胁的,万一他们有异心,攻城掠地将战无不胜,必成大患,而擅长防守的将领则不怕他有异心,他再强大,所守无非一城一池之地,所患不大。”

  朱元璋点头笑道:“不错,看来你已懂了朕的用意,耿炳文可用,但他只能用来防守城池,不能用来进攻敌人,扫除北元之事,靠耿炳文是绝对不行的,他没那本事。”

  “那……怎么办呢?”朱允炆烦恼道。

  朱元璋叹息道:“暂时先把燕王留在京师吧,朕慢慢想一个稳妥的法子解决藩王之策的弊端……”

  祖孙交谈良久,朱允炆便起身告退。

  临出门的时候,朱元璋忽然叫住了他。

  “长兴侯耿炳文既已班师,他的儿子耿璿随军出征,想必也回来了吧?”

  “这个……应该是吧……”朱允炆心头忽然提起老高。

  朱元璋拿起龙案上的书,开始翻看起来,神色不变的道:“你皇姐江都郡主与耿璿的婚事不宜再拖了,命钦天监官员找个好曰子,把婚事办了吧。一切按皇家嫁女的规格来,把你皇姐风风光光的嫁出去。”

  朱允炆额头流汗,迟疑道:“这个……皇祖父,是不是再等等?也许……也许皇姐还没做好准备嫁人呢……”

  朱元璋的目光从书本上移开,盯着朱允炆皱眉道:“这说的什么话?朕嫁孙女还要等她做好准备么?女子从祖从父从夫,终身大事哪用得着问她?别罗嗦,去办吧。”

  “这……是,皇祖父。”

  出了武英殿的殿门,朱允炆长长叹了口气,眼前反复闪过皇姐为了萧凡暗自神伤的黯然俏面,朱允炆的神情也变得苦涩起来。

  皇姐,成亲在即,你对萧凡的这番相思,恐怕付诸东流啦……萧凡又升官儿了。

  这个官儿不是朱元璋封的,是萧凡他自己封的。——隐藏版大明驸马都尉。

  印象中的驸马是怎样的?

  低眉顺目,忍气吞声,毕恭毕敬,对郡主老婆的态度就像奴才对主子一样,连上床都老老实实的岔开双腿,恭谦有礼的说:“郡主,请上我!畅快的享受房事的欢愉吧……”

  印象中驸马的老婆是怎样?

  出身尊贵,金枝玉叶,颐指气使而且飞扬跋扈,仗着公主或郡主的身份,胡作非为,银秽且放荡,不拿老公当干部,肆无忌惮的给老公的脑袋上使劲戴绿帽子,一顶又一顶,不把老公扮成关公誓不罢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想的,反正萧凡的心里,郡主和驸马就这形象。

  幸好,这么糟糕的事情没让萧凡遇上。

  萧画眉没有郡主娘娘那般飞扬跋扈的个姓,萧凡也不是低眉顺目的可怜驸马。

  生活的轨迹一切如常,小小的萧府并不曾因为萧画眉是郡主而有任何改变。

  萧画眉身边仍只有两个丫鬟服侍,画眉仍旧每天待在家里足不出户,自得其乐的绣花,学厨艺,数银子,数完了再喜滋滋的把银子埋在后院,顺便在上面装一个捕兽夹……小丫头有着她自己的兴趣爱好,萧凡并没把她当郡主,同样,萧画眉也没把自己当郡主,身世揭露后,萧画眉伤感了两天,然后便恢复了情绪,满脸阳光灿烂的数银子,顺便跟道士爷爷抢蹄膀。

  美好的生活。

  “郡主终归是郡主呀,你不拿郡主当回事儿,不见得别人也跟你一样吧?”萧凡怀抱着画眉,皱眉深思道。

  道衍和尚已经发现画眉是常宁郡主这个事实,回去肯定会跟朱棣提起,届时朱棣会有什么举动?是狗血的上门认亲,还是跟萧凡和画眉一样若无其事,不闻不问?

  “相公不喜欢娶郡主?”怀里的萧画眉眼睛睁得大大的,神情略有些紧张。

  萧凡回过神,笑着摇头道:“我只娶画眉,不论画眉是当初的小乞丐,还是尊贵的郡主,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区别。”

  萧画眉悄然松了口气,小脸蛋露出欢喜的神采。

  “画眉永远是画眉,她不会是郡主,也不是乞丐,她……是相公的娘子,画眉这辈子只活这个身份。”

  萧凡有些感动的搂紧了画眉,人这一辈子走到最后,始终不离不弃的,便是平淡如水,相濡以沫的感情,比起那些轰轰烈烈,爱得山崩地裂般的爱情,平淡才愈发显得弥足珍贵。

  萧凡很庆幸,那个严寒的冬天,他认识了画眉,这样一个将身心皆投注在他身上的女子,她凶狠时如雌虎,温顺时如绵羊,唯一不变的,是她对萧凡的这番深情,沉重且浓稠,萧凡相信,哪怕他与全世界为敌,画眉仍会始终站在他的身旁,横眉冷对千夫,甚至毫不犹豫的帮萧凡捅刀子,指哪儿打哪儿,比燕王府的死士更忠心……感动之余,萧凡也觉得有些不妥,这是一种扭曲了的人生观,太容易走极端,严格意义上来说,画眉不但以他的小妻子自居,更像他的一个信徒,对他如同神明般虔诚,这样下去,将来画眉会变成什么样子?……中东的人肉炸弹?

  “画眉,既然你的身份已经公开,你有没有想过认燕王?”

  萧画眉神情顿时一黯,坚决的摇头道:“他是他,我是我,我与他并无一丝干系,这位父亲,……我认不起。”

  “可是,他终究是你的父亲呀……”

  萧画眉抬起头看着他,深深的道:“相公,我年纪小,但不代表我什么都不懂。……我知道,你与燕王并不对付,甚至可以说是敌对,我若认了他,相公将来如何自处?行走朝堂,如履薄冰,你既已站在太孙的一边,那么与燕王除了敌对外,最好还是不要有别的关系,否则相公的立场若摇摆不定,太孙会如何看你?相公做官本已走得如此艰难,我怎忍再给相公添麻烦?”

  萧凡心神大震。

  他没想到,画眉小小的年纪竟已将朝堂的局势看得如此透彻,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孩啊,她怎么懂得这些?莫非政治觉悟这玩意也有遗传?

  月亮门外,张管家的声音打破了二人温馨的宁静。

  “老爷,有人送银子来了,据说是个和尚派来的……”

  萧凡和萧画眉闻言精神顿时一振。

  “道衍和尚真是个实诚的和尚,出家人就是大度,在咱家被揍成那副鬼样子,八千两银子还是送来了……”萧凡忍不住赞道。

  萧画眉眼中闪耀着万道金光,一双大大的眼睛早已便成了银锭的形状,她急切的摇着萧凡的胳膊:“相公,埋银子,埋银子……”

  萧凡深以为然的点头:“对,埋银子!画眉啊,这回你可要小心,千万别被道士爷爷又挖了去……”

  画眉的小脸蛋立马变得凝重,她使劲的点头道:“对!要像防贼一样防着道士爷爷……我再加俩捕兽夹去……”

  说完画眉便一阵小跑出了房门。

  真是个会过曰子的好老婆,萧凡在心底赞叹。

  “老爷,送银子来的人说了,说什么要带回一尊……玉佛?”

  萧凡如梦初醒的拍了拍脑袋:“呀!差点把这事儿给忘了,人家送银子不能白送呀。”

  道衍和尚是信人,八千两银子掏出来眉头都不皱一下,萧凡当然更要投桃报李。

  玉佛一定要还给人家,再不还就不够仗义了,毕竟这是出家人供奉的法器。

  不但要还,更要还得有诚意,要让道衍铭记萧凡的高义,最好能铭记终身……“张管家,让送银子的人等一下,我给和尚准备一份大大的惊喜,他肯定会高兴得哭起来……”萧凡大声吩咐道。

  燕王别院。

  朱棣不敢置信的瞪着道衍,失声道:“常宁?本王的幼女常宁在萧凡家里?你确定吗?”

  道衍躺在竹床上,虚弱的点了点头,被太虚和萧凡暴揍了一顿,道衍至今还躺在床上养伤,萧府之行成为他此生不可磨灭的阴霾。

  “殿下,贫僧确定是常宁郡主,她……她与李妃几乎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而且郡主出生时,贫僧也抱过她,知道她脖子后面有一小块菱形的胎记,殿下,贫僧确认过,此女必是常宁郡主……”

  朱棣猛搓着大手,被这突然而至的消息弄得有些失措,惊喜,迷茫,还有淡淡的惆怅,诸多情绪在这位名震天下的铁血藩王脸上反复交错,变幻。意外的消息来得太突然,以至于他暂时忽略了道衍被揍得不诚仁样的事实。

  “五年前,她于燕王府不告而别,从此不知下落,本王曾派大批人马在北平境内寻找,一直无果,现如今她竟然出现在京师,真是老天蒙怜啊!对了……她怎么会跟萧凡在一起?”

  道衍摇头道:“这个……贫僧确实不知了,贫僧来不及发问,就被……”

  道衍说着嘴唇抖了一下,神色布满了悲愤:“……就被萧凡和那个杂毛老道揍成了这副模样……”

  “先生受苦了……”朱棣同情的温声慰问。

  朱棣狠狠捶了一下桌子,满脸厉色道:“不行!不管什么原因,本王一定要认常宁,绝不能让她跟萧凡那厮混在一起!无名无分的,同处一屋檐下,这样成何体统!”

  内堂外面,一名侍卫禀道:“道衍大师,银子已经送到了萧凡家,您叮嘱的玉佛,标下也给您取回来了……”

  道衍精神一振,奄奄一息的脸上顿时绽放出兴奋的神采。

  “取……取回来了?快!快扶我起来……贫僧……要亲自迎回菩萨,阿弥陀佛,这可是普陀寺的慧光老禅师送的玉佛啊!善哉……”

  满身伤痕的道衍挣扎着站起身,身形踉跄的朝堂外盖着绒布的玉佛走去,轻轻的揭开玉佛上面的绒布,一尊碧绿通透,水色湛然的笑脸弥勒映入眼帘。

  “终于……终于回来了……”道衍眼含激动的泪花儿,颤抖的手轻轻抚摸着玉佛,神情兴奋且激动,如同看着久别的情人,那般深情,缠绵……一旁的侍卫嘴唇嗫嚅了一下,道:“刚才取回玉佛的时候,萧凡还说了一句话……”

  道衍眉梢跳了一下:“什么话?”

  “他说……大师看到玉佛后,一定会感到惊喜,而且……大师还会高兴得哭起来……”

  道衍眼皮猛跳几下,一股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

  有凶兆!

  蹒跚踉跄了几步,道衍饿狗抢食般将玉佛抓在手里,然后在玉佛身上左看右看,仔细端详。

  良久,道衍果然如萧凡说的那样,软软的倒在地上,嚎啕哭出声来。

  朱棣和众侍卫大吃一惊,急忙上前问道:“先生,你这是怎么了?”

  “天……天……”道衍断断续续抽噎。

  “天怎么了?”

  “天杀的萧凡!”道衍悲伤欲绝,颤巍巍的手指向玉佛。

  众人顺着他的手指望去,只见笑吟吟的弥勒仍旧笑得春光明媚,但是在玉佛光滑平整的背部,却多了一串歪歪斜斜,如同鸡爪子挠过似的字,字是用刀刻上去的,刻痕很深,就像一幅美妙的画卷上非常突兀的多了一坨牛屎一般,怎么看怎么讨厌。

  “送给我亲爱的朋友——道衍和尚,友谊天长地久。——大明锦衣卫都指挥使司同知,萧凡敬赠。”

  (未完待续)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大明王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贼眉鼠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贼眉鼠眼并收藏大明王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