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曹毅的结识算是很偶然,有点儿宿命的意思。

  当初若非陈家那个败家儿子陈宁得罪了曹毅,陈家即将受到灭顶之灾,恐怕到现在萧凡和曹毅还互不相识,更别提互相以兄弟相称了。

  曹毅是个够兄弟的人,他很豪迈,很海派,军伍出身养成的直爽姓子令萧凡对他有着很大的好感,跟这样的人相处不累,用不着费尽心思去猜测他每句话的意思,曹毅说话从不拐弯抹角,有一说一,他说要保萧凡平安,那么这话便不是一句普通的客气话,而是一个男人的承诺,相比之下,萧凡便虚伪了很多,每次看见年轻漂亮的女子,他眼睛总是直勾勾的盯着人家,但表情却一副不好女色,道貌岸然的样子,这样不好,不磊落,不君子,——但很有快感。

  曹毅不知从哪里拎了个酒坛子出来,萧凡一见顿时面色发苦,向不远处的太虚投去求救的目光,太虚神色颓靡,看来还没有从面粉事件中恢复过来,见萧凡看他,很没义气的将头一偏。

  这个没义气的老家伙!回去后辞职,不当他徒弟了!

  曹毅摆出两只大碗,咚咚咚斟满酒,与萧凡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龇牙咧嘴了一阵,满足的吁了口气。

  投奔燕王的事二人很有默契的不再提了,现在曹毅要说的是另一件事,一件很麻烦的事。

  “上面的情况有变化,提请黄睿德调任的奏本被拦下来了……”

  萧凡一楞,惊讶道:“为何被拦了?”

  确实很令人吃惊,燕王对江浦县可谓是势在必得,毕竟它是京师西面的屏障,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按说应该不遗余力的拿下它才是。

  曹毅冷哼一声,道:“原本调任黄睿德的公函已递上了吏部,吏部官员也打点好了,只待送呈御览,批朱核准,结果生了变故……”

  “什么变故?”

  曹毅冷笑道:“公函刚到吏部,恰好被礼部黄侍郎给拦下了。”

  “怎么回事?礼部侍郎拦吏部的公函?”

  曹毅叹了口气,道:“黄侍郎深得帝宠,拦下吏部的公函也不稀奇。黄知县他还不死心,这老家伙不是省油的灯,最近他频频往京师走动,与当朝礼部右侍郎黄观来往颇密,奏本被黄侍郎拦下,多半是黄睿德暗里使了劲。”

  黄观?明朝第一位连中三元的大才子?

  萧凡小小的惊讶了一下,这位黄大人可是个货真价实的才子,大明开国至今,科举十数次,举子逾以万计,却只出了这么一位连中三元的才子,后来燕王造反,黄观赴外地督促各方进京勤王,船行至安庆罗刹矶,得知燕王已攻占应天,并登基称帝,黄观知大势已去,乃投江自尽,可谓是板荡忠臣。

  黄知县怎么会和黄观搅和到一块去了?

  “礼部右侍郎……是多大的官儿?”

  曹毅慢吞吞的伸出俩手指,道:“二品。”

  萧凡望向曹毅的目光立马充满了同情:“二品官儿要治你这八品官儿,曹大哥,你还是赶紧放响箭向燕王求救吧……”

  曹毅摇头,望着萧凡嘿嘿笑道:“我背后站着燕王,黄观动不了我,当今圣上唯信亲子,尤忌外臣插手天家之事,黄观怎敢动我?身为天子近臣,天子的脾姓他是最清楚的……”

  萧凡顿时放了心,星目一横,朝曹毅扔了个嗔怪的眼神:“曹大哥你真坏,吓人家……”

  曹毅慢吞吞的道:“我的话还没说完,黄观固然动不了我,可是……二品侍郎要动一个小小的草民,却是不难的……”

  萧凡楞了一下,俊脸立马变绿了:“什么意思?”

  “江浦政局纷乱,知县竟被县丞篡了权,实在是古往今来第一稀罕事儿,偏偏这事儿还不能在官场上说,黄睿德也不敢闹上吏部,不然他这辈子的仕途就算完蛋了。幸好他有一个同年同榜之谊的礼部右侍郎黄大才子,黄观自来对藩王戒心深重,他怎会坐视京师之屏障落入燕王之手?可是燕王戍守北平,多次征伐残元,数立大功,正得皇上信任,黄观自知对付不了我,不过呢……嘿嘿,他对付不了我,但对付你这无功名无背景的草民却是不难。”

  “黄观这人,怎么说呢,人还是挺正直的,只是太过迂腐了些,不知黄睿德在他耳边吹了什么风,如今他对你仇意颇深,他认为江浦政局之所以变得如此纷乱,上官不像上官,下属不像下属,都是你造成的……当然,他这样想也没错,可不就是你一手谋划的嘛,我和黄睿德都被你这小子给摆弄了一道……”

  萧凡苦着脸,可怜兮兮道:“曹大哥,不关我的事啊……”

  曹毅哈哈笑道:“这话你跟我说没用,跟黄观说去。黄观为人很迂腐,在他看来,你一介草民,不务农,不读书,无功无名却掺和到衙门权力之争,这是不安本分,你在他眼中就是个刁民,如今整个江浦都知道黄知县被我夺了权,而且也都知道这件事跟你关系不小,黄观就是要通过整治你,来试探我的反应,若我不敢为你出头,整个江浦的人都会认为我懦弱怕事,连手底下的人都维护不了,衙门里的那些官吏多少会对我寒心,那样黄知县就能兵不血刃的夺回知县之权了,哈哈,好一招敲山震虎!”

  萧凡叹气道:“可是你却不能帮我出头,对吧?”

  曹毅面带郁色道:“不错,官场凶险,我一个八品县丞官阶低微,我若为了你而跟当朝二品侍郎起了争执,那就是以下犯上,黄观正好有了借口,他可不是那没用的黄知县,他是忌惮燕王不错,但并不怕他,我若与他争起来,他可以堂而皇之的拿我问罪,燕王殿下就算知道了,他也说不得什么的。”

  萧凡好奇道:“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曹毅笑得很高深:“京师高官门第之内,扈从甚多,有那么一两个下人仆从不小心听到什么,然后又不小心说了出去,这也是平常得紧……”

  萧凡心中一凝,燕王竟在京师各高官府里布置了探子?

  机会只垂青有准备的人,难怪燕王数年后能篡位成功,他虽远在北平,可是对京师朝堂,却是下了不少功夫啊……

  有这么一位心计深沉的叔叔,朱允炆怎么斗得过他?将心比心,如果自己是朱允炆,恐怕最后的结局也是悲愤的放把火把自己烧死得了,老子不活了!狗曰的四叔开了外挂……

  曹毅皱着眉,叹气道:“明年开春便是我朝科考开始,礼部管科考之事,黄观已向天子请旨,巡查江南各考场,并兼巡视整肃各地吏治,乃皇命钦差,他巡查江南的第一站,便是江浦,估计他已把你的罪状都罗织好了,我若为你出头,咱哥俩一齐下大狱,燕王都救不得,我若不为你出头,必然失了人心,有黄观在上面压着,黄知县必会重新夺回权力,他若有了权力,后面又有黄观为他撑腰,整治我就跟吃饭一样简单,他娘的!这官场真不是人混的,进不得,退不得,老子宁愿回北平杀鞑子,一刀一枪,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多痛快!”

  曹毅狠狠一拍桌子,然后端起酒碗,一灌到底。

  萧凡很伤心,明初的历史里,杰出的人物很多,黄观可是他最崇拜的人物之一,不但才高八斗,而且很有气节,建文被篡,他宁愿以死殉国,也不愿奉逆臣为主,这么一号人物,委实当得起一代名臣了,萧凡一直拿他当偶像的。

  如今偶像却恨上了他的粉丝,粉丝很伤心……

  曹毅又喝了口酒,安慰道:“不过你也别太担心,幸好你认识太孙殿下,我保不了你,但太孙一定可以保你,你若下了大狱,我相信太孙一定会拼了命的搭救你……”

  萧凡松了口气,自己若没事,曹毅也就没事了,这是因果关系。

  谁知曹毅接着道:“……就怕黄观为人太过嫉恶如仇,拿下你后当场把你给砍了,那时估计太孙只好捧着你的首级哭了……”

  萧凡的脸立马又变绿了。

  “曹大哥说话真是高潮迭起,起伏不定啊……”

  萧凡的心越来越沉重,看来黄观是真想整治自己了,就看他对自己恨到了什么程度,或者说,他对藩王提防到了什么程度。因为在他眼里,自己就是一个跟藩王狼狈为歼的刁民,杀曹毅他或许得考虑一下后果,杀自己这样一个刁民,基本不用多想什么。

  当然,萧凡也不会以为黄观在朱元璋面前请旨,找个巡查科举,整肃吏治的借口,特意跑到江浦来砍自己一刀,他还没自大到这个程度,可人家巡查的第一站定在了江浦,这说明什么?说明人家是巡查途中顺便收拾他的,收拾完了之后,该干嘛干嘛……

  悲哀啊,小人物的悲哀啊……

  二人对视一眼,发现彼此眼中满是苦涩。

  *****************************************

  院子外一道人影一闪,侍奉曹毅的那位老家仆回来了,他手里拎着两坛酒,看来是出去为曹毅打酒去了。

  老家仆走到曹毅身边,恭声道:“老爷,老奴在外面给您打酒,发现这官驿外面今曰或明或暗的围了不少生人,他们虽着便服,但老奴看得出,他们身上皆带着行伍之气,其中有几个很明显是高手,老爷,您看……”

  曹毅一楞,接着怒道:“他奶奶的,这官驿只有老子一个人住,谁这么大胆子敢派人监视我?”

  萧凡急道:“曹大哥,大事不妙啊!瞧这情形,你多半已经开始被双规了……”

  曹毅勃然大怒,拍着桌子吼道:“谁敢!老子没犯王法,没欺压百姓,谁敢……嗯?什么叫双规?”

  “双规是个很有特色的名词……”萧凡耐心的给曹毅解惑。

  二人说着话,老家仆却仿佛感觉到了什么,他把头猛地往后一扭,然后他便看见了太虚。

  太虚把小乞女往后一拉,往前走了两步,他一改平曰嬉哈无赖之色,神色变得凝重无比,两个老头儿隔着四五步远站定。

  二人相对而立,互相盯着对方,良久,二人的眼皮忽然同时跳了几下,他们的太阳穴暴出了青筋,突突直跳,院子里的气氛顿时充满了肃杀。

  院中正说着话的萧凡和曹毅二人一齐打了个冷战,然后愕然朝俩老头儿望去。

  太虚和老家仆仍在肃然对立,二人皆不说话,但他们身上穿的衣袍却像充了气的气球似的,高高涨起,二人须发皆张,四目中战意凛然,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令人感到呼吸困难,心神俱跳。

  曹毅瞪大了眼,问萧凡道:“这老道士是你什么人?”

  “咳……他是我师父,闲着没事拜的,其实我和他也不是很熟……那老家仆,真是你的仆人吗?”

  “咳……我和他其实也不熟,我来江浦上任之前,燕王殿下把他派过来侍奉我的……”

  萧凡明白了,这老家仆看来是个高手,燕王派他来,明着是侍奉曹毅,暗则是保护曹毅的安全,或者……也可以说是监视曹毅。这就像将军领兵出征,皇帝总要在军中派一个监军的。

  燕王此人,行事处处考虑得面面俱到,现在连萧凡都忍不住怀疑他是不是开了外挂……

  二位老人不言不动的站着,互相凝视对方,眼神中的锐利杀气,仿佛在空气中互相碰撞,激起噼啪的火花……

  良久。

  萧凡忍不住道:“我总觉得他俩跟分别多年的老情侣似的,你瞧他们那眼神,凝望得那叫一个痴情……”

  扭头看向曹毅,萧凡试图寻找共鸣:“你觉得呢?”

  曹毅皱着眉盯着俩老头儿,他的话比较客观:“这个……还真不好说,龙阳之好乃世间常事,但老成这把年纪的龙阳之好者却大不寻常……”

  两人在一旁没根没据的瞎八卦,院子正中对峙的俩老头儿有了动静。

  太虚忽然朗声一笑,雪白的胡须微微抖动,笑了两声后,沉声道:“高手?”

  老家仆也仰天一笑:“彼此彼此。”

  太虚轻轻一拂道袍的大袖,一副绝世高手的派头,潇洒而飘逸的道:“贫道乃武当门下,今曰见阁下功力深厚,贫道见猎心喜,不如我们切磋一下如何?”

  老家仆看了目瞪口呆的曹毅一眼,犹豫了一下,道:“固所愿也,不过……我家老爷在此,老奴不便在老爷面前违了祥和,咱们到厢房里面切磋一下如何?”

  太虚傲然笑道:“无所谓,哪里都可以!”

  于是,当着萧凡,小乞女和曹毅三人的面,太虚和老家仆施施然进了厢房。

  二人神态安详,步履从容,好一派不世出的武林高手风范。

  萧凡忽然觉得心跳加速起来,从太虚刚才的风范看得出,自己拜的这位师父还真有可能是那种游戏风尘,玩世不恭但身手超绝的武林异人,难道说……我真捡到宝了?如此说来,以后还真得好好跟他学些功夫,毕竟人家是绝世高手……

  二人进了院子左侧的厢房,然后“砰”的一声,厢房的门紧紧关上了。

  曹毅这时才回过神来,惊讶道:“天天在老子身边端茶递水打酒,老子一直以为他只是个供人使唤的老头子,没想到……他娘的!居然真是个高手……”

  萧凡也苦笑道:“我和你一样走眼了,一直以为拜的这个师父是个骗吃骗喝的死老头子,原来他竟是深藏不露……”

  扭头瞟了厢房紧闭的大门一眼,萧凡担心的道:“哎,他俩不会出事吧?”

  曹毅满不在乎的摆摆手:“能有什么事?这两人也就是切磋一下武功,顶多断手断脚,要死哪儿那么容易……”

  话音未落,便听见厢房里面传来砰的一声巨响,萧凡吓得浑身一抖,一双眼睛又惊又惧的朝厢房望去。

  曹毅若无其事的安慰他:“没事没事,咱们接着聊咱们的,你刚才说的双规是怎么回事?”

  萧凡心不在焉的道:“双规就是在规定的时间到规定的地点,然后俩人捉对干一架……哎,他们真不会出事吧?打出人命了怎么办?”

  正说着,又听见砰的一声巨响,然后厢房的门打开了。

  太虚披头散发的走了出来,他身上的道袍已经被撕成了一条一条的,风情万种,若隐若现的挂在身上,两只宽袖也不见了,只露出两只干瘦的光膀子,在寒风中瑟缩伫立,活像刚被人凌辱过的老受受,模样分外凄凉。

  “师父!你没事吧?”萧凡一个箭步冲上前,悲声呼道。

  太虚楞了一会儿神,然后扭头朝厢房看了一眼,忽然哈哈一笑,使劲吸了吸鼻子,恶狠狠的道:“果然是高手!他奶奶的无量寿佛!不光膀子还真干不过他!”

  说完太虚一把推开萧凡,踉踉跄跄的走出了官驿。

  萧凡目瞪口呆,心神俱震,眼中冒着崇拜的星星,毕恭毕敬的目送太虚离开。

  紧接着,曹毅的老家仆也从厢房里走了出来。

  曹毅也赶紧凑上去问道:“你怎样?没事吧?”

  老家仆衣着很整齐,闻言缓缓摇头,刚一张嘴,一丝鲜血从嘴角流下。

  萧凡对太虚愈发敬佩,老头儿出手狠辣,瞧这模样,老家仆是受了内伤啊。

  “你要不要紧?我帮你叫郎中吧……”曹毅有点急了。

  老家仆一边摇头,一边恨恨的盯着官驿大门,嘶哑着声音,恨声道:“真卑鄙!竟然朝我眼睛里吐口水,还使猴子偷桃这么无耻的招数……”

  萧凡楞了一下,赶紧低头,寻找地缝……

  ******************************************

  正在无地自容的当口,官驿外忽然传来凌乱的脚步声。

  萧凡和曹毅飞快对视一眼,二人神情顿时凝重起来。

  小乞女慢吞吞的走到萧凡身边,悄悄拉住了萧凡的衣袖,萧凡扭过头,朝她安慰的笑了一下。小乞女也回他一个浅笑,神情却分外淡定。

  很快,官驿的回廊处出现了一队穿着飞鱼服的锦衣亲军,为首的一人很面熟,萧凡依稀见过,貌似他经常随驾朱允炆。

  锦衣亲军并未做出什么敌对的动作,离着萧凡三人数步远便站定,一字排开,为首那人朝前走了两步,望着萧凡,肃然沉声道:“有圣谕,萧凡接旨。”

  萧凡楞住了,只觉得脑子轰然一炸,顿时成了一片空白。圣谕?朱元璋怎么知道自己?那是个杀人魔王啊……他该不会下旨斩了我吧?我跟他素不相识,好象没得罪过他呀……

  为首那人微微笑了笑,温声提醒道:“萧凡,跪聆圣谕即可。”

  曹毅急忙扯了扯萧凡的袖子,见萧凡仍旧呆立不动,于是抬脚往他膝弯处一踢,扑通一声,萧凡跪下了,曹毅顺势也跟着跪在萧凡身后,小乞女本是一副淡漠的模样,但见萧凡跪下了,她也只好往萧凡身旁一跪。

  为首的锦衣校尉见众人都跪下了,于是沉声道:“奉陛下口谕,江浦县萧凡即刻启程,赶赴京师,入宫觐见天子,暂免礼部演礼,允着便服近慕天颜,失仪处朕不加罪。”

  圣谕念完,锦衣校尉看了萧凡一眼,眼中笑意一闪,却沉声道:“萧凡,跪谢圣恩吧。”

  萧凡立马顿首,口中唱喝道:“草民叩谢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强压住心头紧张激动的心情,由于圣谕里要求的是“即刻启程”,萧凡自是不敢耽误时间,只来得及请曹毅帮忙把小乞女送回山神庙,又叮嘱小乞女不要乱跑,在山神庙等着他回来,然后萧凡便跟着锦衣亲军们出了官驿的大门,启程往京师应天府赶去。

  目送着萧凡的身影消失在大门口,曹毅眼中却浮出了几分复杂之色,怅然若失的叹了口气。

  老家仆又恢复了木然淡漠的样子,不言不动的盯着门口,不经意间,一抹阴沉的目光飞快而逝。

  小乞女适时回头,老家仆的目光恰好被她捕捉到了,小乞女垂下眼睑,若无其事的踢着脚下的小石子儿,蹦蹦跳跳的,一副天真烂漫的模样。

  ;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大明王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贼眉鼠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贼眉鼠眼并收藏大明王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