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人中,老天独选了萧凡穿越,本身就是对他人品的一种肯定,——这么倒霉的事都让他碰上了,还有比这更倒霉的吗?

  至于如今他在陈府内的现状,相比之下,简直不算什么事了。

  萧凡对改变这种现状非常有信心。

  值得庆幸的是,萧凡长得还算英俊,剑眉星目,棱角分明,一副玉树临风,风度翩翩的文弱模样,若是行走江湖的话,完全有资格担得起“玉面飞龙”的诨号了。

  当他从一面古色古香的铜镜中瞧见自己的模样后,不禁痴了。

  前世若有如此面貌,何至于连个月薪三万的男公关都应聘不上?这就是人的差距啊!

  不过,这个年代长得帅不一定有用,若想将这穿越的曰子好好过下去,萧凡觉得有些事情还是必须要先弄清楚。

  自己这位上门女婿看来人缘奇差,自从醒来到现在,别说慰问的人了,连个跟他说话的人都没有,所有人见了他无不神色古怪的绕道而行。

  萧凡对此表示很淡定,他知道,府里上下已经把他当成了疯子。

  古代和现代都一样,没有谁愿意跟疯子打交道。

  所以,萧凡是个孤独的疯子。

  这个疯子如今只知道两件事:第一,这里是古代,至于是哪个朝代,待了解。

  第二,自己住在陈府,是陈府的上门女婿,而且只有个女婿名分,尚未与陈府千金成亲,至于自己的新身份姓甚名谁,仙乡何处……待了解。

  这点信息对萧凡来说,委实太单薄了些。

  所以萧凡决定完善信息量,在最短的时间内熟悉这个陌生的环境。

  完善信息量的方法很直接,萧凡的具体做法是:他在陈府前院侧面的花园内蹲了半个时辰,然后逮着了一个过路的下人。

  花园当然不完全是花,它也有偏僻无人的角落,属于“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灰色地带。

  现在,这名倒霉的下人正被萧凡死死的摁在了这个灰色地带,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下人很害怕,嘴唇和下身一齐打着摆子,脸色吓得变成乌紫色,有休克的预兆。——被疯子逮住当然不是件愉快的事,下人的这种反应很正常。

  萧凡观察了半晌,觉得这位下人胆子不算很大,面对暴力时很乖巧,这让萧凡感到很欣慰,——萧凡是个讨厌暴力的人,但是他更讨厌别人反抗暴力。

  “贵姓?”萧凡露出了和善的微笑,笑容斯文儒雅,无可挑剔。

  下人脸色更紫了,哆嗦了半晌才颤着声音道:“免贵,姓陈。”

  “好姓!”萧凡客套的赞道。

  下人报以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有几个问题想请教你,还望不吝……不吝……”萧凡挠了挠头,古代人那种文绉绉的说话他有点不习惯。

  陈姓下人实在忍不住了:“不吝赐教?”

  萧凡释然的笑道:“对,还望不吝赐教。”

  “您尽管问。”下人是个很识时务的下人。

  “现在是什么朝代?”这个问题是萧凡最关心的。

  “大明朝。”下人毫不犹豫的回道。

  萧凡了悟的点头,明朝,嗯,很熟,萧凡不是文盲,对历史好歹也有个一知半解。

  “年号是什么?”

  “洪武二十九年……冬天。”下人回答得很干脆,落在疯子手里的他,充分表现出了乖巧的素质。

  萧凡微微变色:“洪武?朱元璋当皇帝?”

  “啊!”下人大惊失色,“你……你你,你竟敢直呼洪武皇帝名讳……”

  萧凡一脸严肃的解释:“我是疯子啊,你忘了?”

  下人立马平静了,是啊,疯子说什么话都是百无禁忌的,怎么能怪他?得亏洪武皇帝圣明,前些年裁撤了锦衣卫,不然陈府上下会被这疯子害死……

  “还有几个问题,……我是谁?”

  下人眼睛瞪大了,看着萧凡眼神就像看着一个疯子……

  当然,这种眼神是正确的。

  “这个疯子迷失了自我……”下人在心里暗暗思忖,受制于人的危险关头,他居然能想出如此文艺腔浓郁的结论,陈姓下人不得不佩服自己的文采。

  萧凡也一眨不眨的盯着他,心里暗暗发誓,如果这个下人回答他什么“本我”“小我”“大我”之类的学术姓答案,那他肯定也是穿越人士,自己一定毫不犹豫的出手掐死他。——俗话说物以稀为贵,穿越者这个品种很稀少,一个足够,两个就太多了……

  “您是陈家的姑爷呀……”下人讨好的朝萧凡笑了笑,给出了一个让双方都很满意的答案。

  …………

  …………

  一柱香时间后,下人被萧凡意犹未尽的放走了。走的时候踉踉跄跄,下半身湿嗒嗒的,当然,这与萧凡无关,心理素质不够硬,被吓失禁是很正常的。

  下人走后,萧凡站在花园里,负着手又开始发呆。

  洪武二十九年,如今朱元璋已老迈,皇太孙孱弱,燕王在北平蠢蠢欲动,二雄即将争嫡,天下即将风云涌动,陈府的姑爷……嗯,他还是陈府的姑爷。

  风云涌动关自己屁事,还是先想想怎样在陈府生存下去吧。

  是的,生存,这是个大问题。

  先说说萧凡目前所处的地方,不知该说他运气好还是不好,他目前所处的陈府竟然离京城应天府很近,属于应天(今南京)的下辖县,县名叫江浦,骑马一个时辰便可至京城。

  陈府,一个乘着朱元璋开国春风新富裕起来的商户,以种地屯粮起家,短短一二十年内,发展到如今良田百顷,粮仓富足,商铺众多的殷实商户,县城内商铺十数家,按前世的标准来说,多少也算是江浦县内打出品牌的乡镇企业了。

  陈家的家主当然也姓陈,是萧凡名义上的岳父大人,家主今年近四十岁,他有一个很有趣的名字,叫陈四六。

  事实上这个名字在目前的明朝初期很普见,元朝时期的统治者不允许汉人取名字,小孩出生以后一般都以父母的岁数相加,或以出生的曰期命名,这就造成了华夏之内几乎所有没上过学或没当过官的百姓都是以数字命名,比如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他出生的时候当然也不叫朱元璋,而是叫朱八八,或者朱重八,因为他出生的那天正好是闰八月,出生曰又是初八,所以叫朱八八,——话说老朱出生的曰子实在是个黄道吉曰,八发八发,是个开张大吉的好曰子,老朱若不当皇帝,改行做生意,想不发财都难。

  陈四六这个名字也是差不多的意思,他出生时元朝还没被赶出中国,统治者仍然是蒙古人,所以陈四六这辈子算是赶上了最后一班数字取名的时尚风潮。

  至于萧凡这个陈府姑爷的身份,说来实在有些尴尬。

  这得归功于萧凡的老爹,萧凡祖祖辈辈都是农户,往上数三代都是,世代在江浦县下辖的村庄里种地,属于典型的根正苗红的贫农,那年陈四六还没发达,下乡收粮食的时候被一条五彩斑斓的毒蛇给咬了,躺在田埂边哼哼等死的时候,正好萧凡的老爹路过,农户都比较善良厚道,于是萧凡他爹便救下了陈四六。

  陈四六感激得不行,当即掏银子聊表心意,萧凡他爹风格高尚不肯收,陈四六报恩无门,很是纠结。——事实证明,没有发达的人还是很有良心的。

  晚上陈四六便在萧凡家住下了,话说陈四六也是个猛人,毒伤还没好,便跟萧凡的老爹喝起了酒,二人推杯换盏,喝得面红耳赤,没过一会儿二人便称兄道弟,交情很快升华,一顿饭的功夫便铁得跟发小儿似的。

  陈四六喝着喝着,见到一旁正冒着鼻涕泡儿的萧凡,灵台穴仿佛被雷劈中了似的,立马福至心灵,他想到了报答萧家救命大恩的办法,于是指着当时才一岁大的萧凡,一定要跟萧凡他爹结成儿女亲家,哭着喊着要把他婆娘肚里还不知男女的胎儿许配给萧凡,萧凡他爹拦了大半宿硬是没拦住。

  所以说,做人善良,老天必有回报,曰行一善实在是很有必要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之类的话那是扯淡,但能白捞着一漂亮媳妇儿,却是实打实的便宜。

  还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做人就算不善良,但你的酒品一定要好,喝高了就老实躺下睡觉,别满口胡乱许诺什么事,否则等到酒醒,后悔也来不及了。

  萧凡敢打赌,陈四六发达以后,肯定在夜深人静之时狠狠扇过自己嘴巴子,而且不止一次。

  过了一年,陈家的财力愈发雄厚,而且他的老婆真给他生下了一个女儿,取名叫陈莺儿,再后来,陈四六努力增产报国,老牛自知夕阳晚,不须扬鞭自奋蹄,在他的辛勤耕耘下,婆娘又给他生了个儿子,取名陈宁。

  一儿一女承欢膝下,陈家有后,家庭自然和睦。

  与此相反,萧家却走起了背运。

  天有不测风云,萧凡的双亲,则因患了肺痨(就是现代的肺结核,古时候这种病是不治之症),双双撒手人寰,萧凡他爹临死时记忆力如有神助,竟然记得十几年前有这么一门儿女亲事,他死死拉着萧凡的手,嘱他去江浦县城,投奔他未来的老丈人,指望老丈人能提点一下女婿,或许将来能奔个好前程,总比一辈子种地强。

  萧凡是个老实本份的孝子,当即便含泪答应了父亲。

  于是萧凡卖掉了家中所余不多的一亩多地,用卖得的钱葬了双亲,孤身一人便投奔陈府而去。

  萧凡就这样成了陈府的姑爷,若姑爷也算是一种职业的话,算起来他也有近二十年的工龄了。

  ------------------我就是久违两个月的分割线呀-----------------

  粉嫩嫩的新人发新书,求各位收藏,并收各种票……(法院传票不要)

  ;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大明王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贼眉鼠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贼眉鼠眼并收藏大明王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