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嘻嘻哈哈地聊完孙翔云的丑事,又回到了正题上。郎冬对林振华说道:“小林,现在形势比较严峻啊,如果轻工产品的销售受挫,势必会影响到我们整个集团的战略。这几年来,集团一直都是用轻工产品的利润来补贴化工设备和机床研究的。如果这边的利润减少了,甚至于出现亏损,那么你们那边的研究工作就只能停下来了。”

  郎冬的话可不是耸人听闻,汉华重工的这几个部门里,家居公司无疑是最挣钱的,五叶风扇、喷瀑式洗衣机、运动型自行车,都是出口的重要商品,一年能够挣回两个多亿的利润。这些钱中间的大部分,都被用于化工设备公司和机床公司的基础建设,包括购买设备、新建厂房以及如无底洞一般的技术开发。

  得益于这些源源不断资金,汉华重工才在短短几年时间内积累起了让同行艳羡不已的装备实力和技术储备。这一次汉华重工能够成为大乙烯攻关的牵头单位,也是因为在技术上有充分的积累。重工业的投资回报期是很长的,现在还只能靠轻工业来给重工业供血。当然,等到重工业开始获得回报的时候,利润也就远非这些风扇、洗衣机之类可以比拟的了。

  如今,家居公司的销售面临困难了,郎冬怎么能够不着急。

  林振华点点头道:“这个情况我已经知道了。现在国内的家电企业曰子都不好过,不但出口的家电受到打击,国内的市场也不景气。昨天我给南京的安雁和上海的熊立军分别都打了电话,了解了一下他们手上两个家电大卖场的情况。他们反映,整个市场上的家电销售量比前年下降了差不多三成,很多向他们供货的家电企业都有点支撑不住了。”

  项哲叹道:“报纸上不是说了吗,这叫市场疲软,中央也在想办法呢。”

  1990年的全国姓市场疲软,既是前一年风波的后遗症,也是此前几年经济过热留下的恶果。在87、88两年,由于市场需求不断飚升,各地的家电企业都扩大了生产规模。谁知,这两年经济风向突然逆转,市场需求一下子降到了冰点,这就把许多企业都给套住了。

  郎冬道:“小林,你也别成天在家里呆着了,你脑子灵,办法多,还是出去跑一跑,找找关系,想办法把咱们的产品销路打开吧。”

  林振华笑道:“我现在可戴罪之身,跑出去搞串联,岂不是罪上加罪吗?万一传到省里去,他们会怎么说呀?”

  “我觉得没事。”项哲说道,“我看省里的意思,也只是要避避嫌,他们并没有限制你的人身自由。你出去跑一跑,碍着省里什么事了?

  戴裕彬道:“我就奇怪了,省里既然说要审查林经理,就应当派人留在这里调查才对,怎么会把人都撤走了?现在这个样子,哪像是在审查?倒像是彻底不管这件事了。”

  朱铁军道:“这种情况,过去我也遇到过。上面受到了压力,必须要处理下面的干部。但上面也知道,下面的干部是没什么错误的,所以也不能怎么严肃处理。没办法,就只好这样拖着,拖上好几年时间的事情也有过呢。”

  “那不是说林经理现在这个状态要持续很长时间了?”戴裕彬道,“那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

  朱铁军道:“这事就取决于小林了。如果小林希望恢复工作,可以等风头过了之后,向省里打个报告,要求省里重新审查。到时候省里重新给出一个结论,就可以对小林官复原职了。不过,我看小林的意思好像是不着急,这我就有点不明白了。”

  关于林振华复出的问题,集团领导们已经讨论过多次了。大家的想法,都是觉得省里大致也就是走走过场,现在事情已经过去了几个月,如果林振华向省里打一个报告,集团再通过经委、轻化厅等单位做一些工作,估计解除对林振华的停职决定也是有可能的。可是,大家想得再好,林振华这个当事人不上心,也是枉然。

  林振华道:“我不是不着急,而是时间未到。现在的政策还是比较紧的,如果我在这个时候要求省里重新审查我的问题,最终我估计省里会给出一个有保留的结论。届时我虽然能够官复原职,但省里肯定会紧盯着我们汉华,以免我惹出什么敏感的事情来。这样一来,咱们汉华头上就多了一个紧箍咒,稍微有一点越界,省里就会干涉。

  相反,如果我不在位,省里也就不会特别注意我们了,你们在工作上胆子大一点,只要不牵涉到我,省里就不会干涉,这不是更好吗?”

  戴裕彬想了想,觉得林振华的分析的确有点道理,不过,他还是不甘心地问道:“那么,林经理,这不就意味着你要一直这样挂着了?”

  林振华笑道:“老戴,你放心吧,国家的政策不会一直这样的。现在这种政策,已经影响到了经济的活力,我相信中央迟早要改变这种情况的。我想好了,不复出则已,一旦要复出,我就要把咱们汉华头上的紧箍咒彻底摘掉。”

  “我赞成振华的这个想法。不过,你不当总经理可以,但不干活可不行。”项哲半开玩笑地说道,“这样吧,我代表集团总部,任命你为集团的业务员,负责去联系业务吧。”

  “好吧,我接受项总的任命,我这两天就去南京。”林振华爽快地回答道。

  正如项哲所说,省里虽然对林振华作出了停职审查的决定,但却没有限制林振华的人身自由。调查组的人心里也明白,林振华并没有什么严重的问题,不至于出现畏罪潜逃之类的事情。

  项哲通过电话向调查组做了一个口头请示,说明集团打算派林振华出去找产品销路。调查组的组长王惠民哼哼哈哈地说了几句废话,然后便同意了。产品滞销是困扰省内许多企业的大问题,省里的精神也是支持各企业八仙过海去解决销售问题的。

  林振华把女儿交给岳父岳母照看,自己收拾起行李,离开了浔阳,前往南京。这六七年来,他还是头一回在家里呆了这么长的时间,现在实在有些呆腻了,他需要出去透透风。

  林振华到南京的目的,自然是去见安雁和熊立军。他想到,要打开家电产品的销路,离不开安雁和熊立军这两个人的助力。

  安雁创立的建康家电经过几年的发展,又得到齐月从缅甸转来的资金支持,如今已经成为国内数一数二的家电连锁卖场。能够与建康家电相竞争的,也只有熊立军在上海创办的大熊家电,大熊家电的另一个大股东是渝城的祁仲谋,也是实力十分雄厚的人物。

  建康家电和大熊家电目前已经分别在国内近百个大中城市开设了连锁店,年销售额均已达到了上百亿。国内的家电生产企业,几乎全部被这两家卖场收入囊中,谁的产品如果不能在这两家卖场出现,那就别自称自己是国货精品了。

  林振华是坐船前往南京的,安雁听说林振华到来,专门开着车带着小兰翔到码头上去迎接。兰翔今年已经7岁了,一见林振华的面,便拉着他的衣角问道:“林伯伯,你怎么没把小妹妹带来啊。”

  林振华呵呵一笑,说道:“小妹妹太小了,不能坐船。等过几天,让你妈妈带你去浔阳去和小妹妹玩吧。”

  兰翔哭丧着脸说:“不行,我还要上学呢。”

  “那就等寒假再去吧。”林振华说道。

  安雁走上前来,喊了一句“林哥”,然后接过林振华手里的包,放进车的后背箱里。林振华上了车,坐在副驾驶位上,怀里抱着兰翔。安雁坐在驾驶座上,发动了汽车,然后问道:“林哥,咱们是先回家还是先去商城?我妈在家已经准备好饭菜等你了。”

  林振华道:“先去商城吧,好久没来了,正想看看你的产业发展到什么规模了。对了,我在燕京的时候,还看到你们的连锁店呢,门面够大的。”

  安雁开着车出了停车场,向建康家电商城的方向开去,一边开一边对林振华笑道:“林哥,你在燕京看到的,应该是我们的第一家店吧。上个月我们在燕京又开了两家连锁店,现在总共已经有三家店了。不过,我们的速度还是太慢了,大熊他们已经开了五家店了,看样子,熊哥是打算在燕京和我们耗上了。”

  兰武峰和熊立军最早都是帮林振华在丰华开欣欣商店的,那时候安雁正在和兰武峰谈恋爱,与熊立军经常见面,相互的关系都非常不错,所以安雁提起熊立军的时候,还是习惯于称他为熊哥。

  “这是好事啊。”林振华道,“你们两家这样竞争,把中国家电市场的半壁江山都控制住了。这不就是我们过去讨论过的格局吗,两家明面上竞争,背后是战略同盟,同进同退,肥水不流外人田啊。”

  安雁微微一笑,道:“我也希望如此啊。”

  林振华听到安雁的语气里似乎有一些无奈,不由问道:“怎么,雁子,老熊那边和你有矛盾了?”

  (未完待续)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工业霸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齐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齐橙并收藏工业霸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