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光明媚,杭州西子湖畔游人如织。

  一个茶楼内,说书先生正口沫横飞的给人们讲书。

  讲的故事,正是当今最流行的,叫做少林英雄转。

  故事的主角,就是前任少林方丈兼任武林盟主,德高望重的一戒大师。

  要说这一戒大师可是了不得啊,无论是在江湖上,还是在佛学界,还是在民间,都有着无比崇高的威望。

  不但少林的信徒遍布天下,一戒方丈本身也是武功高绝,就连那百年前的白发血魔丁不二,最后也在一戒方丈的神威之下臣服,葬身火山之中。

  天水湖上的大山从天而降,人们知道那是一戒方丈的杰作,也只有这等能和神佛沟通的奇人,才能做出如此不可思议的奇事。

  只是可惜了一戒方丈,为了对付丁不二,最后和血魔一同葬身火山湖中,成为了江湖人心中永远的痛。

  一戒方丈虽然不在了,但是少林还在,而且威望丝毫不减。

  很多人感念方丈博爱世人的慈悲之心,不远万里的来到少林礼佛,就连远在天竺的天竺僧人们,都经常来少林取经。

  而且朝廷攻打少林的一役,不但没有对少林造成丝毫影响,反而更加成就了少林的赫赫威名。

  两万大军一夜之间败退,少林毫发无伤不说,就连当今皇帝赵元奎也亲自登门,亲手提下了“天下第一寺”和“天下武功出少林”两块巨大匾额,如今正悬挂在少林山门之上和少林达摩堂之上。

  皇帝的强势是出了名的,可是偏偏拿少林没办法,这件事情,风一样的席卷全国,几乎人人都知道少林寺的声威。

  如今少林的香火旺盛到不可思议的地步,据说去少林上香,需要提前挂号预约,这边端午挂号了,那边排队可能就要排到中秋去。

  人们对于少林的热情,都来源于一戒方丈,天水湖一战至今已经过去一年多了,一戒方丈的话题依旧被人们津津乐道。

  就连在茶楼之内讲书,人们最爱听的也是这个故事。

  一戒方丈的故事很多,现在说书先生在讲的,是一戒方丈当年在杭州慕容家家的时候,力斗江南四大才子,挽救慕容秋雨的事情。

  “话说那天!一戒方丈和唐才子最后的对联,当真是惊世骇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唐才子大家都知道了,那是咱们江南四大才子之首,号称文采天下第一的奇人呀!他精心准备的对联,居然被一戒方丈轻松对上,当时就震撼全场呀!”

  说书先生往下面望了一圈,颇有些得意的道:“不瞒大家,当时老朽就在观看的人群之中,距离一戒方丈的直线距离,绝对不超过一丈!”

  下面的听众无不露出羡慕的神色,这个老家伙还真是好命,居然那么近距离的接触过一戒方丈,简直是羡煞旁人。

  “嘿嘿,自从那一天开始,老朽就受到了一戒方丈的影响,一戒方丈武功天下无敌,老朽距离他站了近了一点,如今是腰不酸了,腿不疼了,脚不抽筋了,走路也有劲了,嘿嘿,就连这文采也变好了,不然能站在这里给你们说书吗!”

  在下面一片羡慕的目光中,一个人发问了。

  “先生,说书也说了这么久了,您能不能给大家说说,一戒方丈这样的好人,以后轮回是要做人呢?还是要做佛祖啊?”

  说书先生语气牟定的道:“这还用说吗,一戒方丈现在肯定已经是进入极乐世界,成佛做祖了,岂能和我们凡人在一起!”

  人们纷纷点头,这也是最普遍的观点。

  “我看未必!”

  一个突兀的声音打破了室内的和谐,人们纷纷怒目而视,什么人居然如此大胆,敢说一戒方丈的不是。

  目光所到之处,一个白衣青年在坐在茶楼一脚,这张桌子上,还有好几个带着面纱的女子,看不清面目,但是身材各个仪态万千,一看便知不是普通女子。

  那白衣青年也生的俊秀,手拿折扇轻摇,笑眯眯的看着那说书先生。

  先生被打断了话,有些不悦,对青年道:“那你认为,一戒方丈进入轮回之后,会是什么呢?”

  “人!还是普普通通的人!”

  白衣青年语气肯定,好像他的话就是真理一样。

  “哼!口说无凭,你的话没有人会相信的。”

  “非也非也!”

  清白站起身,折扇打开,对周围环视一圈儿:“你们都认为一戒方丈会成佛,但是你们都不知,他的内心,是渴望自由自在的生活的。”

  “此话怎讲?”

  “这还不简单吗?你们可以想一想,一戒方丈在杭州的时候,是为了帮助谁?”

  “是慕容秋雨。”

  人们还是熟知一戒方丈的故事的,有人就自然而然的回答了。

  “不错,不单单帮助了慕容秋雨,一戒方丈独自上天山,从魔教手中抢回来的女子,不就是宁婉君吗。”

  人们楞了,这些事情自然也是很多人知道的,可是人们却都刻意的回避了这样的话题,觉得有辱一戒方丈的赫赫声威。

  可是这个青年当面说出这些事情,人们就有些不好回答了。

  “你们都太着想了,据我所知,一戒方丈的红颜知己并不少,到底是年轻人嘛,很多事情,并不能完全和红尘了断,我想这一点,在座的诸位都心知肚明吧!”

  人们沉默了一会儿,还是那说书先生道:“你说的是不错,可是一戒方丈并没有和他的红颜知己们发生什么,他最终还是选择了忠于佛门,忠于他的信仰,为了天下苍生付出了生命,这种大无畏的精神和意志,是天下人的榜样,我们都很佩服他!”

  “是啊是啊,如果换做其他人,有那些美貌如花的红颜,恐怕早就还俗去了,谁还做和尚啊,一戒方丈了不起!”

  很多人开始声援说书先生,毕竟一戒方丈已经是人们心中至高无上的存在,实在不想听到任何人说他不好。

  白衣青年笑了笑:“大家说的不错,可是你们有没有仔细想过,若是一戒方丈轮回转世,还记得生前的事情,那么他还会选择做和尚吗?还会让那些苦苦等待他的红颜知己们黑发变白头吗?他会不会重新选择一条路呢?”

  看到人们沉默了,白衣青年走到了人群中间:“他的前一世,已经付出给了天下人,已经奉献给了佛门,所以这一世,一戒方丈如果转身为人,那么他应该为了自己活一回了,他为了这个天下,做的事情已经够多的了!”

  人们半晌不语,最后还是那说书先生开口了。

  “其实你说的也对,如果一戒方丈转世,还是要做和尚的话,我都觉得太不公平了。”

  “不错,一戒方丈是好人啊!不能老是给他最悲惨的结局,就让他好好的享受一下人生吧。”

  有人这时候好奇的问白衣青年,“那这位公子,你说一戒方丈如果转世了,他要干些什么呢?”

  白衣青年折扇“哗啦”一声的打开,轻轻摇晃,风度翩翩。

  “这个嘛,很简单,不练金丹不坐禅,不为商贾不耕田,闲来写就青山卖,不使人间造业钱!”

  白衣青年说完了这首诗,哈哈笑了几声,对那桌子上的一桌子美人道:“诸位娘子,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该回家去了,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大好光阴可不能浪费啊!”

  那些女子的表情看不到,但是却都有些羞意,一个个扭捏的站了起来,跟随在白衣青年的背后,缓缓的离开了茶楼。

  人们都没有做声,一个是沉浸在青年的诗句里面,还有一个,就是大家心想,这小子怎么这么有艳福啊,这些一看就是绝色的女子,居然都是他的娘子,这是几辈子修来的造化啊!

  ***********************

  一艘画舫沿江飘下,船上一群女子正在忙着烧饭。

  船舱内乌烟瘴气的,这些天仙般的女子看着都本事不俗,但是做饭这个事情,多数人都是笨手笨脚的。

  “婉君!你快来帮帮我呀!这快肉太硬了,快拿元真的龙泉剑来砍它!”

  “小环,快来,这条鱼好滑,我抓不住它,你用九阴白骨爪来抓,正好可以捏住!”

  “安姐姐,快用生死符控制那个鸭子,我不想杀生,你控制住了之后,就让它自杀,然后我好拿着下锅!”

  慕容秋雨,许纤纤这两个人自告奋勇的下厨,结果将船舱内弄的一团糟,安如幻,安如雾姐妹相视而笑,并肩走进了船舱,就要接替她们的工作。

  不过还是被宁婉君和罗彩衣还有华小环抢先了,毕竟安如幻她们其实算是长辈,还是不要让她们下厨的好。

  这边忙碌着,那边甲板上一片宁静。

  李青花正在向东方晴请教绣工,东方晴在给霍元真绣一件毛衣,这毛衣的款式是霍元真自己设计的,非常的新颖独特,这个世界上都没出现过这种样式。

  不过图案就是东方晴设计的了,是一个老虎头,威风凛凛的,还很可爱。

  李青花的本事很高,但是论起绣工,谁也比不上东方晴,她的绣花针本领天下第一。

  霍元真则是一身白衣,坐在甲板前面,手里拿着一本书看的津津有味。

  “元真,来扶我一把,我要出去钓鱼。”

  船舱内传出冉冬夜的声音,霍元真听到以后,有些不太想动:“冬夜,你的武功天下第二,还需要人扶吗?自己走出来就好了。”

  “我倒是想啊,可是这个小家伙不肯消停呀,你不是怕碰到他了吗,你要是不心疼你儿子,那我就自己出来了。”

  冉冬夜这话一出,霍元真兔子一样跳了起来,书也扔到了一边:“来了来了,你也真是的,自己有身孕了,还出来走什么呀,来来来宝贝儿!为夫来背你了!”

  李青花和东方晴相视而小,怀孕后的师父,就像是一个小女孩儿,越来越变的娇滴滴的了。

  李青花想了想,对东方晴道:“晴儿,你说元真这次死而复生,我始终感觉像是做梦一样,那北冥神功真的就有那么神奇吗?”

  东方晴点了点头:“应该是的吧,师父说过,这门武功有一项非常独特的本领,死了都能活,就是不知道叫什么名字,这次元真能活下来,多亏了这门神奇的武学。”

  李青花往地面上看了一眼,对着东方晴眨了眨眼睛:“晴儿,那本书不就是北冥神功吗,你拿起来看看,看看他们说的最后一页上面,究竟写的是什么武功。”

  东方晴急忙往船舱里面看了一眼,见霍元真还没出来,就放下了手里的阵线,捡起了地上的北冥神功秘籍。

  急匆匆的翻到最后一页,却只看见一张白纸。

  二人相互对视,一起运足目力,打开了天眼。

  她们两个都是御境高手,功力也已经恢复,用天眼一看,上面的字迹立刻无所遁形。

  二女同时大惊,因为北冥神功最后一页上面,赫然写着“北冥重生法”五个大字!

  “天呐!原来北冥神功可以重生,这么厉害呀!”

  “这门武功要是学了,岂不是可以永远不死了吗!”

  “还能青春永驻呢!没看元真这些曰子,每天晚上都哎呀不说了,羞死人了!”

  两个女子好奇的看着,心里都是有些心动。

  正在这个时候,霍元真抱着身怀六甲的冉冬夜从船舱里面出来,对她们嘿嘿笑道:“为夫我最近正在研究一项尖端的课题,那就是让北冥神功可以被女子修炼,这样一来,咱们家的人,以后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东方晴她们偷看被发现,都有些不好意思,羞答答的将书放下,东方晴道:“活那么久干什么,那岂不是成了老妖怪。”

  “哎!话不能这么说,未来的曰子,自然是有未来的精彩,我不是告诉过你们,等过个几百上千年,京城里面要举行一场全世界注目的奥林匹克运动会,到时候咱们一起去看开幕式。”

  “什么运动会,听都没听过!”

  “没听过没关系,今天晚上都到我房间来,咱们住一起,大家想听什么也不用偷偷摸摸的了!”

  两个女子顿时羞红了脸,慌乱的躲避。

  看着眼前的如花美眷,霍元真食指大动,随手将手里的负担往旁边一扔,就想要去占占便宜。

  刚刚将手里的什么扔出手,突然耳朵大痛!

  冉冬夜恶狠狠的扯住了霍元真的耳朵:“好你个霍元真!居然连你儿子都不要了是不是!要不是我身手还好,这一下就被你摔到了!”

  随后她有看向李青花和东方晴,“你们两个臭丫头,为师都和你们共有一个夫君了,我还怀孕了,你们都不知道让着点师父,是不是讨打了!”

  说完,天下无敌的冉女侠一手扯着丈夫的耳朵,一边向着两个弟子冲去。

  李青花和东方晴娇笑闪躲着,画舫上顿时燕语莺啼,乱作一团!

  (全书完)

  

章节目录

八零后少林方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黑土冒青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黑土冒青烟并收藏八零后少林方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