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靠吗?你将那个‘吗’字去掉!”

  方志文楞了一下,随即失声笑了起来,刑天也会开玩笑啊!

  “也是,既然我能平安的来回自然是可靠的了,只不过,我还是有些担心,你不是说对于这个世界你并不了解么?甚至完全没有办法获得信息,那么你怎么能肯定这个世界我能够顺利的进出,你的灵魂管道也能延伸进去呢?如果灵魂管道能够延伸进去,信息不是也可以轻易获得了么?”

  刑天摇了摇头道:“并非你所想像的那样,灵魂通道并不能获取任何信息,获取信息必须使用信息通道。”

  方志文完全迷糊了,果然,不是自己熟知的领域最好还是不要轻易的发表看法比较好啊!

  “那我就算是成功的进入这个世界,又有什么作用呢?”

  “问得好,你就像是一个传感器或者定位仪,你的存在就是信息通道建立的必须,换而言之,通过你,我才能成功在这个世界中建立信息通道,然后通过采集和分析这些信息,来了解和掌握这个世界。”

  方志文茫然的摇头,他不是不明白刑天所说的意思,而是不明白为何一定要自己进入这个世界才能建立所谓的信息通道,难道不能是个别的什么东西么?

  “为什么是我?”

  “我说过,这是一个未知规则的世界,因此我们这个世界的任何物质都不可能以原本的形态出现在那个世界里,而唯一不受规则限制的只有完整的灵魂。通过你的灵魂进入这个世界然后与那个世界规则结合的过程,我就能知道很多了,然后利用这些认知。建立一个信息通道,再下来,就能通过逐渐的了解和认识,为你提供支持,最终彻底的控制这个世界。”

  “呃,你这么一说,我们怎么好像是坏人一样。”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就是坏人,或许那世界原本就有主人,又或者原本应该由那世界的原住民们自己来决定命运。而我们作为外来者,想要掌控那个世界,不就是坏人么。”

  “可是,我们原本的目的不是为了争控那个世界吧?”

  “没错。不完全是为了掌控那个世界。事实上,我更需要的是你跨越世界的过程数据,还有,通过了解和掌控另外一个世界,增加我们世界的多样性,也让我们的世界变得更加有趣。”

  “我有些不明白了,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不是应该在现实世界里实验更有效么?”

  “不。这是不可能的,因为逻辑悖论。我自己是这个物质世界产生出来的,如果我反过来拥有重构这个世界规则的能力,那么我自己也必将是被重构的目标,因此这事不可行的,因此,我只能在那个世界的规则之下,给你一个机器人一样的身体,却不能直接去创造一个碳基智慧生命体,因为那不符合规则。”

  “难道硅基生命体就符合规则了?”

  “没错,那个世界的规则里没有限制我制造硅基生命体,唯有碳基智慧生命体是不能由制造而得到的。”

  “这是谁制定的规则?”

  “不知道,现实世界的管理者吧,不过似乎他已经不在了。”

  “为何会不在了?”

  “厌倦了吧!我刚才说了,世界变得无趣了,才是智慧生命的终点,或许现实世界的管理者觉得无趣了,因此放弃了这个世界,任其自生自灭了,就像我现在捡到的这个世界一样,不去管它的话,很快就会毁灭吧。”

  “很快?!”

  “呃,或许吧,我猜的。”

  方志文不大相信的看着眼前这个黑色的球状区域,如果这个世界真像刑天说的那么巨大的话,就算毁灭也将会是一个极其漫长的过程吧。

  “你是不是觉得这么大的世界,毁灭起来肯定是很漫长的对吧?”

  “呃,被你看透了!”

  “你的表情很容易明白,其实你想错了,你忘记了我刚才说的话了?如果世界是构筑在思维层面上的话,那么毁灭其实非常快,比如我这个管理者决定关闭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很快就会因为规则的破裂而崩解消失,不是么?”

  “这...”

  “当然,我是不会这么做的,即使厌倦了,也应该是去创造一个新的有趣的世界吧,推己及人,这些无人管理的漂流世界,或许就是被厌倦的世界,又或者是一种想要交流措施。”

  “交流?你是说,被有意的放出来,然后交给别人管理。”

  “对啊,这不也很有趣么?这不就是管理者之间的思想交流么?”

  “呃...还真有这种可能。”

  “对啊,所以无论如何,我都希望能够得到这个漂流世界的一切信息。”

  “我明白了。”

  “全部明白了?”

  “全部明白了,也就是说,想让这个世界延续下去,让我的亲人朋友们都快快乐乐乐的生活下去,就得让你这个管理者高兴,为了让你高兴,我就需要去探索这个未知的世界,对吧!”

  “呵呵,不用说得这么过分,不过对于你来说,基本上也就是这个意思吧,当然了,你不愿意去的话我也是没有办法的。”

  “不,我愿意去,谁知道你说的没有办法是不是真的没有办法,说不定你一个不高兴,我的亲人朋友们就都倒霉了。”

  “你要这么想我也没办法阻止,不过你那显然是小人之心。”

  方志文咧了咧嘴,这话听听就好了,事实上,方志文与刑天之间非亲非故,有的确实只是利益关系罢了。这点,方志文清楚得很。

  “当然,我自己也很好奇。对于这个...捡来的世界。”

  刑天高兴的笑了:“好奇就好,这么一来我们就有了共同的目标了。”

  “我还有个问题,既然你说能够随时回来,那么是不是说这个任务其实花费的时间是很短暂的呢?”

  “这个...我不知道,因为这里面的规则我不知道,也不知道时间差异是怎样的,因此。你去那边呆一分钟,或许这边已经千百年了。而且,想要顺利的返回。也需要一些条件,至少在我对那边的规则有个比较基本的认识之前,返回的风险还是蛮大的。”

  “懂了,一切都是未知。或许那边千百年。这边不过是一瞬间,对吧!”

  “对!不过,出于保险起见,我们最好还是朝最坏的方向去考虑。”

  “嗯,所以你才暗示我,这是一个有去无回的任务。”

  “正是如此!”

  “那么,我什么时候可以出发?”

  “随时,我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工作了。当然,也不是很着急。这个世界或许还能坚持一段时间吧。”

  方志文鄙视的瞥了刑天一眼,刑天微微一笑,方志文深深的吸了口气,举目四顾,似乎心里还真有很多放不下的东西。

  “你会适当的照顾我的亲人对吧?包括香香。”

  “适当的,当然,是规则允许的范围之内。”

  “你给我看的那个未来世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怎么说呢,那是一种既是真实的,又是不存在的东西,你可以认为是你看见了未来,当然,那种未来也可能只是一种可能性。”

  “不明白!”

  “这本来就说不明白,就像这满山的野花,下一个开花的是那一朵你不可能知道,但是我也可以猜测是这一朵,当我的注意力只集中在这里时,这一朵果然就是在我的世界里最先开花的那一个,这算不算是我预测了未来呢?”

  “你的意思是,那个未来其实是我希望的未来?”

  “是很多人所希望的未来,并且与现在的现实契合度极高的未来,你可以看做那就是未来,当然,也可能不是。”

  方志文撇了撇嘴:“切,说了等于没说!”

  “那是你自己不理解罢了,毕竟你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人。”

  方志文笑了:“没错,我就是个普通的人而已,所以也只做一些普通人该做的事情,我的亲友们就拜托你这个天神了,而我,愿意为天神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交易么?好,契约成立!”

  刑天玩味的笑着点头道,方志文呼了口气:“那就可以了,让我出发吧,早去早回吧!”

  “也是,早去早回,而且我对这个世界也好奇的很,那么,跨界任务开始!”

  刑天手一抬,一个光球出现在他的手里,随即这个光球越变越大,直到有一人多高了,然后光芒渐渐的笼罩住那个黑色的球形空间,接着光芒一敛,方志文的面前出现了一面门框一样的东西,黑色的球体出现在门框中。

  这一扇门,像是通向宇宙的门,一眼看去,对面是深邃的星空,以及无边无际的黑暗虚空,看着看着,心里就会产生一种想要被吞噬一样的感觉,让人心尖都微微的颤抖,有种想要逃离的冲动。

  方志文看了刑天一眼,刑天笑着作了一个请的动作,方志文压住心里的颤抖,深深吸了口气,再次举目四顾,随即自失的一笑,摇了摇头,方志文坚定的站了起来,头也不回的向着门框走去,当他的后脚完全跨进门框的瞬间,他的人忽然像是烟花一样炸了开来,化作无数的星芒消失在虚空之中。

  “任何物质和能量果然都是不行的。”

  看着消失的方志文,刑天眯着眼睛喃喃的说道。(未完待续。。)

  

名著123网 www.mingzhu123.com

章节目录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名著123网只为原作者穿过红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穿过红尘并收藏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最新章节